首页 >> 世界史 >> 热点聚焦
复原被沙海湮没的丝路 西出敦煌 寻路楼兰
2016年07月11日 08: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6月27日,复旦大学、敦煌研究院联合考察队,结束了罗布泊—阿尔金山丝绸之路考察返回敦煌。考察队历时7天,途经甘肃、新疆两省区的敦煌、若羌、阿克塞等地,穿越罗布泊无人区,翻越阿尔金山,总行程近2000公里。

关键词:楼兰;敦煌;楼兰故城;丝绸之路;考察队

作者简介:

  6月27日,复旦大学、敦煌研究院联合考察队,结束了罗布泊—阿尔金山丝绸之路考察返回敦煌。考察队历时7天,途经甘肃、新疆两省区的敦煌、若羌、阿克塞等地,穿越罗布泊无人区,翻越阿尔金山,总行程近2000公里。

  寻寻觅觅“两关”之路

  “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玉门关”等诗句,彰显着阳关、玉门关在交通路线中的重要地位。但从敦煌到达楼兰(后改称“鄯善”)的具体路线如何,长期以来却是一个“悬案”。《史记·大宛列传》《汉书·西域传》等传世文献对此语焉不详,如《汉书·西域传》仅有“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道。从鄯善傍南山北,波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等寥寥数笔。后世虽有一些出土文献对此有所记载,但仍让人感觉模糊不清。

  同样,在各种丝绸之路的地图上,两者之间不过是一条东西向的直线,在实地中,却远非画上直线了事这么简单。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探险家斯文·赫定、斯坦因等循着传统道路开展活动并留下地图与记载。此后近一百年,这段丝路又归于沉寂,未曾有学者系统考察过。

  作为复旦—瑞南“一带一路”中心主任、复旦—甘肃丝绸之路经济带协同发展研究院院长,侯杨方带队考察了阳关道和玉门道。对参与考察的学者来说,岁月的冲刷、地名的更替,让有关这段丝路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甚至错讹累累。只有实地调查,踏访一个个罕为人知的重要节点,才能理解古人为何如此选择路线。

  6月27日下午,考察队到达阳关。这一刻对侯杨方等人来说,具有双重意义:第一,考察队从敦煌出发,经过阳关、玉门关,经过楼兰向西,翻越帕米尔高原,到达安息、大月氏等地,已走通了汉代丝路的南道;第二,自2013年4月开始丝绸之路考察与精准复原,到这一天,已完成了自阳关至喷赤河拐弯处直线2000公里路线,攀登了数十座重要的山口。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张元林告诉记者,这次考察如同一场实地教学。“实地考察补充了单纯阅读文献资料的不足。如对楼兰故城、米兰古城等性质的鉴定,究竟哪一座是伊循城、哪一座是扜泥城等问题,有了更为真切的理解。此外,中国学者对于斯坦因等人一些结论的商榷意见,由于有了实地考察经验,也找到了提出论点的根据。”

  丝路南道上曾有“水陆联运”

  一提到丝绸之路,许多人脑海中自动浮现出来的是一队骆驼翻越巨大沙丘的画面。

  然而,通过实地考察,侯杨方认为,这幅图景虽然颇有浪漫色彩,但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却并不常见。当时的交通路线恰恰是要尽量避开沙漠,如从敦煌前往楼兰的途中,行人尽量绕开酷热的沙漠——库姆塔格沙漠,宁可选择在高海拔的山间谷地中迂回前行。一路上,唯一的例外是无法绕过的三垄沙,该地的沙丘高度只有10—20米,通行并不困难。

  在古代丝绸之路上,水是至关重要的物资之一。水源决定了道路的走向:水量丰富的绿洲和草地等,如同古丝绸之路上的节节链条。泉水、河流、湖泊等本身就是重要的地标。烽燧、驿站等往往沿着水源地分布;除了满足人畜饮用水之外,沿途的大河、湖泊等还支撑起了古丝绸之路上另一种重要的交通方式——水路运输。

  水陆联运,在从敦煌到楼兰乃至更西地区的路途中,可能曾非常典型。沿着疏勒河向西,可以到达距今敦煌城西北约90公里的大方盘城(汉代的河仓城);而曾被称作“蒲昌海”的罗布泊,总面积可能比今人估计的更大,甚至可能达到一万多平方公里。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米兰河等河流曾都注入罗布泊,由此构成了一个庞大的水上交通网络,利用舟楫之便,通过水路运输辎重和人员曾是重要的交通方式之一。

  楼兰地区的土垠遗址1930年由黄文弼先生发现并命名,该遗址即两汉时的粮仓居卢仓。在遗址中,考察队找到了昔日的码头遗址。侯杨方认为,当时土垠在这一地区的地位有些像今天的上海:它扼守着孔雀河注入罗布泊的“入海口”,逆河而上可到达连通南北疆道路的焉耆等地。

  直到20世纪30年代,斯文·赫定在新疆的考察、探险中还在使用水运的方式。在斯文·赫定考察队所留下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人员、驼队乃至汽车都通过大型木筏运输。这些历史照片证明当时这一地区河湖水量之大,也可以证明这段丝路上的水运曾繁盛一时。

  艰苦的考察之旅

  寻访真实的丝绸之路,艰苦程度常超出想象。此次罗布泊—阿尔金山丝绸之路考察所经地区,大多是人烟稀少的戈壁、沙漠、高山地区,地理条件复杂、恶劣,通信时常中断,有的区域只有少数地点才有手机信号。短短数日,考察队员遭遇了烈日、高温、狂风以及路途颠簸等的洗礼和考验。

  考察队此行多次在野外宿营。在三垄沙宿营地,由于风势迅猛,唯有迅速、麻利地扎起帐篷,并用各种重物压住帐篷的四角,整座帐篷才不会被风刮走。考察队员的食物更是简单,新鲜水果和蔬菜对他们而言,已经成为“奢侈品”。

  在离开楼兰故城前往若羌县城的途中,考察队遭遇了一场巨大的沙尘暴。沙尘暴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迎面扑来,持续5个多小时之久。

  如此艰难的旅途依然难以阻挡考察队员的脚步。据了解,近期侯杨方等学者将进入巴基斯坦,继续探访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吉尔吉特、白沙瓦等地,复原唐朝高仙芝远征小勃律的行军路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