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专门考古
武进博物馆藏清代铜砝码盒小考
2018年09月20日 09:33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周璞 肖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江苏 周璞 肖宇

  武进博物馆藏清代铜砝码盒,呈方盒状,长3.2厘米、宽2.4厘米、高5.3厘米,盒盖缺失,盒内所储砝码亦已佚失。铜盒四面皆镌刻铭文,正面纵向阴刻四行铭文,“奉江苏布政使司丁较准,枫镇买卖商牙一体遵行,十两,不许轻重,违者禀究。”背面锈蚀严重,字迹虽已漫漶,仍可识读为:“江南苏州府正堂曹押。”侧面横向刻有“奉宪颁行”,另一侧面纵向镌刻“康熙十八年三月十九日给”。

  清代地方行政分省、道、府、县四级,省一级实行督抚制,长官为总督或巡抚,下设承宣布政使司,府的长官为知府,亦称正堂。依据铜砝码盒所刻铭文,这套砝码应是康熙十八年三月十九日由江苏布政使司校准、苏州府曹姓知府颁发给枫镇商行牙行使用。

  翻检乾隆年间所撰《苏州府志·乡都》,吴县分为二市六镇,其中便有枫桥市,且商贾辐辏,“为水陆孔道,贩贸所集,有豆市、米市。”乾隆年间的枫桥市,很有可能就是康熙年间的枫镇,因商贸繁荣而易名,由镇变市。康熙年间所撰《苏州府志·职官》载:“曹首望统六,直隶丰润县人,拔贡,康熙十七年十二月任,十九年八月以盗案免去。”据此可知,苏州府曹姓知府即曹首望,武进博物馆藏清代铜砝码盒,为曹首望上任苏州知府的第三个月所铸造颁行。

  除了武进博物馆所藏清代铜砝码盒,见诸报道的同类砝码盒仍有数例,中国国家博物馆、江苏常熟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各藏一套,安徽宣城市苍塘沿曾出土一套。这些砝码盒的尺寸大小、刻铭文字均相同,有的砝码盒还刻有制器工匠姓名。中国国家博物馆所藏砝码盒内共储16枚砝码,砝码上刻有重量,包括1至3两砝码各一枚、1至4钱砝码各一枚、1至9分砝码各一枚,而砝码盒本身还可兼作4两砝码使用。

  清代开国之初便着手整饬度量衡制度,譬如顺治十一年,校定砝码,严禁私自增减。经康乾两朝厘定,清代度量衡体系已基本建立,即营造库平制,其中衡制以金属立方为标准。清代对度量衡器具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官用度量衡器由户部议定式样,工部制造,户部会同工部校准后颁发至各地布政使司,布政使司依其形制与标准制造民用度量衡器,校验后再供民间使用。衡器大致分为四类,即天平、砝码、戥和秤,《清会典事例》《大清律例》对砝码的管理均有明文准则。

  清代砝码的具体形制可分为两种,一种呈圆柱体,一种呈长方体,前者重量较重,后者重量较轻。为了取用方便,多个不同重量的长方体砝码往往相互配伍,收纳于铜盒之中,形成盒装式砝码。盒装式砝码肇始于明末,其出现与白银货币的称量与流通有莫大关系。清朝的流通货币包括白银和铜钱,康乾时期农业、手工业的发展促进了商业的繁荣,白银的使用量大增,盒装式砝码正是适应市镇商业发展、白银流通交易的权衡器。

  清初,尽管朝廷对度量衡制度十分重视,但由于海内除定、管理不力,官吏阳奉阴违,致使度量衡的实际使用一度陷入紊乱。市侩乘机奸诈百出,官司裁判漫无准则。伴随市镇商业的发展,市民阶层空前壮大,地域商贸中心逐渐形成,其中以苏松杭嘉湖地区最为繁华富庶。可以推想,曹首望甫一上任苏州知府,面对的首要症结便是市镇商业交易中的度量衡问题,尤其是涉及白银流通的衡制。短短三个月后,苏州知府曹首望就将新铸标准砝码发放枫镇商户使用,以稳定市镇商业秩序。武进博物馆藏铜砝码盒见证了清代度量衡制度史,也因砝码盒所镌铭文牵引出了一帧被隐没的历史片段。

作者简介

姓名:周璞 肖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