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专门考古
安建峰:晋城新发现宋代漏泽园墓志考论
2017年02月16日 10:08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安建峰 字号

内容摘要:甲子叁拾贰字号本州安济坊/卜王立送到病死马僧见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葬讫。甲子叁拾叁字号瑯车(带王字旁)镇店户送到/崔二哥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四年十一月廿一日葬讫。甲子捌拾贰字号碾头社老人牛/凖送到县尉检讫不得姓名军人/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儿住处/政和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葬讫。乙丑壹字号州东厢送到贫/民王顺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系本州人事(氏)/政和六年闰正月初三日葬讫。乙丑贰字号本州安济坊送到/病死张望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系本州人事(氏)/政和六年闰正月初四日葬讫。乙丑贰拾玖字号马立送到/县尉捡(检)讫不得姓名自缢军人/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六年十月九日葬讫。

关键词:尸首;父母;墓志;兄弟;军人;泽州钱监;去处;安济坊;人事;六年闰

作者简介:

  漏泽园是宋代官方创办的安葬贫困无依或无主死者的社会救助机构,《宋史》载:“(崇宁)三年,又置漏泽园”。晋城新发现的17 方宋代泽州漏泽园墓志均位于市区南部白水河两岸,这在本地实属首例,墓志中包含了许多有价值的历史信息,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志文释读

  本文所见的宋代漏泽园十七方墓志均为条砖形制,长31 厘米,宽16 厘米,厚4.5 厘米。其中两块从中断开,但不影响释读,其余保存情况都比较完好。从整体上看,志文大部分都比较草率,行文不十分严格,刻划力度有轻有重。文中字体字迹潦草、呆板,缺笔少划、错字、别字的情况时常出现。现将志文释读并按葬讫日期先后排序如下:

  乙丑拾贰字号兵士浩望尸/首本州左厢福田院身/死无父母兄弟妻男/大观四年四月十九日葬讫

  乙丑陆肆字号百姓徐志尸/首本县第二保室子店上身/死无父母兄弟妻男/大观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葬讫

  丙寅伍拾伍字号天井关/店身死不得姓名男子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处/政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葬讫

  甲子叁拾贰字号本州安济坊/卜王立送到病死马僧见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葬讫

  甲子叁拾叁字号瑯车(带王字旁)镇店户送到/崔二哥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四年十一月廿一日葬讫

  甲子陆拾贰字号钱监甲头张洪/送到军人刘揔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五年八月廿八日葬讫

  甲子捌拾贰字号碾头社老人牛/凖送到县尉检讫不得姓名军人/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儿住处/政和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葬讫

  甲子玖拾肆字号州南厢崔立送/到摧(催)主薄检讫不得姓名军人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处/政和六年正月十一日葬讫

  乙丑壹字号州东厢送到贫/民王顺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系本州人事(氏)/政和六年闰正月初三日葬讫

  乙丑贰字号本州安济坊送到/病死张望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系本州人事(氏)/政和六年闰正月初四日葬讫

  乙丑柒字号县尉捡(检)讫配军须/达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六年闰正月十五日葬讫

  乙丑拾肆字号摧(催)县尉捡(检)讫不/得姓名男子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儿住止(址)去处/政和六年三月廿五日葬讫

  乙丑拾柒字号司户曹捡(检)讫李进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处/政和六年六月初一日葬讫

  乙丑贰拾玖字号马立送到/县尉捡(检)讫不得姓名自缢军人/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六年十月九日葬讫

  乙丑贰拾捌字号州东厢送到/病死贫民王遇尸首无父母兄/弟子孙妻男系本州人事(氏)/政和六年十月十三日葬讫

  甲子陆拾柒字号本州安济坊/送到病死男子王宗尸首无父/母兄弟妻男住止(址)去处/政和五年九月廿四日葬讫

  乙丑陆拾贰字号阿/女阿张尸首系右厢下界人事(氏)/重和元年十二月三日给地/如□葬讫

  基础信息分析

  墓志编号 墓志编号采用干支+数码+“字号”形式,这也是以往发现宋代漏泽园墓志中所采用的一种常见的形式。志文中出现的干支有“甲子”“乙丑”“丙寅”三种,数码均用大写,最小的为“壹”,最大的为“玖拾肆”,由于所见墓志有限,数码的连续性不强,也很难断定每年同一个干支中最大的数码是多少。

  埋葬时间 埋葬的时间都属于宋徽宗时期,从大观四年(1110)至重和元年(1118),跨时九年,包含大观、政和、重和三个年号。

  安葬人员 安葬人员的身份有配军、安济坊病死人员、军人(兵士)、百姓、店(镇)身死不得姓名男子、病死贫民,均符合漏泽园安葬的标准。

  尸首检验 从志文来看,有11 块未提及尸首检验之事,有6 块提到了验尸之事,检验人员有司户曹、县尉、主薄。

  相关问题考论

  泽州钱监 在“甲子陆拾贰字号”志文中提到“钱监”,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钱监,是古代政府设置的铸币机构。由于宋代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连年征战军费开支巨大,政府和社会对钱币需求量增大,钱监的数量也开始急速增加。《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六四载:“钱於晋泽二州亦以一当十以助关中军费”。由此可见,泽州钱监的设置是为了解决当时关中战事的军费问题。但设置时间和设置具体地点比较模糊。《两宋货币史》对泽州钱监的考证较为详实:“泽州钱监亦因宋夏战争而创,存在时间不详。据《长编》卷一六四,此监创立迟于晋州钱监,大约在庆历二年底。具体位置不详。存在时间不详。此监创立后大小钱兼铸。(参欧阳修《欧阳文忠公文集》卷一一五《乞罢铁钱札子》)又据《长编》一六四,此监庆历四年停铸,庆历五年复铸小铁钱,次年复停铸。此后情况失载”。由此可知,宋庆历六年(1046)以后泽州钱监的记载就不见于史料。而根据宋代有军人(厢军)在钱监服役的情况,所以钱监甲头送到的军人尸首,就应为钱监中服役的死者,由此可以断定至迟在北宋政和五年(1115),泽州钱监仍有存在的情况,补充了史料记载的不足。

  厢与镇、店 本次新发现的志文中关于“厢”的记载出现了4 次,分别是左厢1 次、南厢1 次、东厢2 次。宋代是城市建制由坊市制向厢坊制演化以适应商品经济繁荣的重要时期,这些厢的设立,可以为我们了解宋代泽州的城市规划提供一定的信息。

  镇、店一般都设立在交通繁荣地区的要冲之地。《宋史·职官志》载: “诸镇,置于管下人烟繁盛处,设监官。” 志文中提到的瑯车(带王字旁) 镇、天井关店,分别是现在的晋城市泽州县晋庙铺镇拦车村、天井关村,它们都处于通往中原的太行八陉之一的太行陉的重要通道上,现在村内仍是古店铺林立,历史建筑众多,镇、店设立在太行陉的古道上,充分说明了宋代泽州在全国交通史上的重要地位。

  晋城本次新发现的漏泽园墓志虽然数量不多,年代跨度不大,但它的发现却弥足珍贵。首先,确定了北宋时期泽州漏泽园的位置所在;其次,反映了宋代泽州福田院、安济坊等社会救助机构的设立情况;最后,提供了宋代泽州行政区划和经济机构的建制情况;为我们对宋代泽州社会的认知和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作者单位:晋城博物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