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中国考古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族属探析
2019年01月04日 09:47 来源:《中原文物》2018年02期 作者:魏继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河南大学古代文明研究中心

  摘要: 龙山时代早期, 在今黄淮间的淮河流域一带, 分布着一支大汶口文化。它来源于山东汶泗流域的大汶口文化, 其性质属东夷文化, 是东夷少昊氏的后裔;其年代与皋陶及其近祖生活的年代相当;其分布地域与皋陶族团活动的范围大体一致;其与华夏文化交错分布的情况也与皋陶为华夏联盟成员的身份相符。这一系列的证据链表明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族属应与皋陶族团有关。

  关键词:淮河流域; 大汶口文化; 皋陶氏族;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鲁豫皖相邻地区史前文化研究” (15BKG003) 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在今黄河以南、淮河以北黄淮间的河南东部和安徽北部一带发现一支明显带有大汶口文化特点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 被称为“大汶口文化段寨类型”[1]“大汶口文化颍水类型”[2]或“大汶口文化尉迟寺类型”[3]等。关于这样一支考古学文化的族属, 多数学者认为是传说时代“太昊”氏族的遗存[4], 也有人认为是夏族[5], 但经过分析考古和相关文献材料, 笔者认为它应与皋陶族团有关, 现讨论如下。

  一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

  对史前时期考古学文化的族属进行研究时, 因为缺乏直接的文字材料, 所以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首先分析此考古学文化的性质、来源、年代和分布范围, 然后再结合历史文献所提供的信息进行拟合对应。首先来看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性质、来源、年代和分布范围。

  (一)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性质和成因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与中原地区仰韶文化系统判然有别, 明显属于大汶口文化的性质, 其族属应为东夷。这一认识目前在考古学界已基本达成共识, 在此不再赘述。这里重点对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成因及其与中原地区考古学文化的关系进行简要说明。

  对于大汶口文化在中原腹地出现的原因, 张翔宇等先生根据墓葬的葬俗、随葬品及墓主的拔牙习俗判断这些墓葬的主人均是来自东方的大汶口人, 并根据该类遗存的分布规律和远古时代人们的迁徙特点, 认为部分大汶口人首先沿颍水、涡河到达豫东, 而后则主要沿颍水及其支流到达豫中的平顶山、许昌、郑州地区, 继而西进到达豫西的伊、洛河流域, 而部分可能沿淮河到达信阳、新蔡、南阳等地区[6]。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墓葬的出现说明这里的大汶口文化因素不是一般的文化交流或影响所致, 而是伴随着人口的流动所形成的。也就是说东方的夷人迁徙到了中原腹地一带生活, 形成了这支文化。

  不过, 对这一认识也不能机械地理解, 其文化性质有一个变化的过程。杜金鹏先生按年代先后把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因素分为两类, A类与仰韶文化晚期遗存共存, 共16处;B类与龙山时代前期文化共存, 共33处。另外, 结合栾丰实先生的分析, 我们认为A类遗存相当于大汶口文化中期的晚段, B类遗存约相当于大汶口文化晚期。栾先生认为, 在大汶口文化中期时, 皖北豫东地区开始零星出现大汶口文化因素, 如亳州付庄和周口市烟草公司仓库等, 前者发现的大汶口文化遗存中有较多的本地因素, 后者中的非大汶口文化因素则更为显著, 此外在郑州大河村仰韶文化遗址中, 也发现个别的大汶口文化墓葬, 说明少数大汶口人已经来到郑州一带;至晚期阶段, 皖北豫东的大汶口遗址也呈现迅速增多的趋势, 如宿县芦城子、小山口、古台寺, 萧县花甲寺, 蒙城尉迟寺, 永城黑堌堆, 鹿邑栾台, 淮阳平粮台, 郸城段寨, 商水章华台等, 均属这一阶段[7]。这一研究说明, 在第一个阶段, 大汶口人的西迁并没有改变当地的文化性质, 但到了第二个阶段, 随着大汶口人的增多, 有些地方如皖北豫东一带的文化性质发生了改变, 但豫中和豫西一带的文化性质仍然没有改变。正如杜金鹏先生所说的那样, “大汶口文化进入河南后, 并未能彻底扫除当地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 而仰韶、龙山文化也未能把大汶口文化从当地排挤出去, 它们在保持接触与交流中杂处、相持了数百年的时间”[8]。

  淮河流域的大汶口文化遗存, 是由东夷人的西迁而逐渐形成的。在尧舜时代, 与尧征三苗、舜征三苗和禹征三苗的“苗夏关系”不同, 各传说文献中很少有华夏族和东夷族进行战争的表述。从中原仰韶文化晚期遗存中存在大汶口文化墓葬来看, 东夷人和中原人应是和平共处的关系, 东夷人的西迁方式也是和平的。

  (二)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来源

  关于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来源, 杜金鹏先生认为, 它与以山东汶、泗流域为主要分布区, 以泰安大汶口、曲阜西夏侯、兖州王因、邹平野店等遗址为代表的大汶口类型文化面貌十分接近, “毫无疑问, 颍水类型来源于大汶口类型”[9]。栾丰实先生把鲁西南一带的大汶口晚期文化命名为大汶口文化西夏侯类型, 它来源于大汶口文化中期的大汶口类型[10]。淮河流域的大汶口文化约相当于大汶口文化的晚期阶段, 应是大汶口类型大汶口文化的一支先向南再向西迁徙形成的。目前, 这一认识也基本为学术界所接受。

  山东地区大汶口文化的族属一般认为是东夷少昊氏遗存[11]。由此,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当是东夷少昊氏后裔的遗存。

  (三)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年代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属于大汶口文化的晚期阶段[12]。安徽北部的大汶口文化, 根据蒙城尉迟寺大汶口文化的年代来看, 应相当于海岱地区大汶口文化的晚期[13]。河南境内的大汶口文化, 杜金鹏先生根据地层关系及出土遗物的特征分为两类。A类与仰韶文化晚期遗存共存;B类与仰韶、龙山文化之间的“过渡期”及早期龙山文化遗存共存[14]。这里的“过渡期”是指以庙底沟二期为代表的龙山时代早期。张翔宇先生通过河南境内大汶口文化因素与栾丰实先生对大汶口文化的分期进行对比, 认为河南境内的大汶口文化因素的年代约在从大汶口文化中期晚段至大汶口文化末期之间。他们的研究表明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年代约在仰韶文化晚期末段到龙山时代早期文化之间, 整体上相当于中原地区庙底沟二期文化时期。

  (四) 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分布

  在以鲁西南、豫东和皖西北为主的鲁豫皖相邻地区, 发现了很多大汶口文化遗址, 经正式发掘的主要有山东的枣庄建新[15]、曹县莘冢集[16]、菏泽安邱堌堆[17], 安徽的蒙城尉迟寺[18]、萧县花家寺[19]、宿县古台寺[20]、亳州付庄[21], 河南的永城黑堌堆[22]、夏邑清凉山[23]、鹿邑栾台[24]、郸城段寨[25]、淮阳平粮台[26]等, 属典型的大汶口文化分布区。据统计, 鲁西南地区大汶口文化晚期遗址有8处, 皖北有43处[27]。

  在河南中西部一带, 如周口烟草公司仓库遗址[28]、商水章华台[29]、郸城段寨[30]、平顶山寺岗[31]、尉氏椅圈马[32]、郑州大河村[33]、偃师滑城[34]等遗址中发现了典型的大汶口文化墓葬, 说明这些地方有大汶口人居住。

  此外, 还有一些遗址如太康方城[35]、沈丘黄花城[36]、上蔡十里铺[37]、驻马店刘楼、新蔡姜黄庄[38]、信阳阳山[39]、禹州谷水河[40]、鄢陵故城[41]、临汝大张[42]、荥阳点军台[43]、新郑唐户[44]、偃师二里头[45]、洛阳矬李[46]、孟津寺河南[47]、渑池仰韶村[48]、陕西商县紫荆[49]遗址等均出土有明显带有大汶口文化因素的陶器。据不完全统计, 在河南含有大汶口文化因素的遗址有近70处[50]。

  由以上考古发现可以看出, 皖西北、豫东一带是淮河流域大汶口文化的核心分布区, 包括安徽蒙城、萧县、亳州、宿州, 山东的菏泽、枣庄, 以及河南的商丘、周口等地区, 而河南的驻马店、信阳、平顶山、漯河、许昌、郑州、洛阳等地也有大汶口人在此生活的踪迹。 (图一)

作者简介

姓名:魏继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