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中国考古
牛河梁遗址红山文化三大玉器系统功能浅析
2017年12月27日 11:23 来源:《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年第1期 作者:刘泽华,周俊霞 字号

内容摘要:在金代享国百余年间,女真人的萨满教和中原文化的佛教、道教相互影响,蓬勃发展,科举制度也得到了发展,汉族文人在多民族文化的交融中,对于异族政权的态度由开始的抵触而逐渐变为接受,对于南宋反而以异邦蛮夷相称,视自己为圣朝臣民。二、统治者对于文学的态度有金一代,女真统治者入主中原后,面对浑厚博大的中原汉民族文化,统治者采取了积极学习汉文化的政策,海陵王、金章宗甚至其自身也热衷于诗文创作。金代统治者积极主动地实行汉化,对于汉族文学十分热衷,其自身也参与文学创作,加速了多元文化融合的进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金源文化,从而产生了兼具汉族文化的整饬细密和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的豪放粗犷的金源文学。

关键词:女真;道教;佛教;文化;文学;汉族;统治者;科举;金源;文人

作者简介:

(西藏民族大学 文学院,陕西 咸阳 712082)

  摘 要:金代是一个由女真族所建立的政权,其对于汉族传统的农耕文明产生了巨大的文化冲击。金代统治者主动施行汉化政策,弘扬佛道,完善科举制度,提倡学习汉族文化,促进了多民族文化的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文学生态。

  关键词:金代文学生态;宗教;统治者态度;科举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7)01-0022-04

 

  在文学研究中,金代文学常常不为研究者们所注意,但不容忽视的是,金代百余年间出现了元好问、赵秉文、王若虚等一批杰出的文学家。金源文化上承辽宋,下启蒙元,是多民族文化融合的产物,以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孕育了独具特色的金源文学,实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一直以来金源文学为研究者们所忽视,实在是文学研究史上的遗憾。有金一代帝王,对于各民族的文化一直持有较为开放的态度,甚至在统治阶级内部产生了学习汉民族文化的风尚。金代统治者对于汉文化的政策,使得异族政权下的汉文化得到了较好的发展。在金代享国百余年间,女真人的萨满教和中原文化的佛教、道教相互影响,蓬勃发展,科举制度也得到了发展,汉族文人在多民族文化的交融中,对于异族政权的态度由开始的抵触而逐渐变为接受,对于南宋反而以异邦蛮夷相称,视自己为圣朝臣民。正是在这样的文化生态之下,金代文学有了不同于宋代文化的多元文化共融的独特内涵。

  一、宗教文化对文学的影响

  (一)萨满教

  萨满教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所信仰的原始宗教,女真人世代信奉萨满,萨满文化是金源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在金建国之后,佛教和道教日渐兴盛,逐渐替代萨满教成为金国人的主要信仰,但是萨满信仰对金代的政治和文化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萨满教产生于生产力较为低下的原始社会,当时女真人对大自然的认知还十分幼稚,对自然界的未知充满恐惧,自然现象在他们看来都是神对于未来的预兆,女真人试图解读神的意愿,于是,萨满便应运而生。萨满在女真语言中的本意是“因兴奋而狂欢的人”,萨满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模仿鸟兽的动作起舞,陷入一种失去自我的迷狂状态,以达到神灵附体的目的,从而为神代言,传达神灵的意愿。

  女真部落的萨满一般既是大巫师,又是部落首领,这种“巫君合一”,在历史上曾广为存在,尧、舜、禹、汤、周文王、周武王,这些上古时期的政治人物,又都是可以联通上天的大巫师。颛顼“依鬼神以制义”,商汤求雨“祷于桑林,剪其发,磨其手,以身为牺牲”。完颜阿骨打就身为萨满,他在辽受辱于头鱼宴,回到部落后举行反辽誓师仪式。《金史》中也记载了完颜阿骨打得到上天的意志而战胜敌人的事迹,如“太祖伐温敦部曰:‘昨夕见赤祥,此行必克敌。’庚子进师,有火光正圆,自空而坠。上曰:‘出祥征,殆天助也。’酹白水而辞,将士莫不喜悦。“巫君合一”是萨满文化的重要特征,这也是萨满文化为统治者所推崇,成为统治者进行统治的工具。

  关于萨满的传说在女真族人中十分盛行,据说萨满神是一位女神,具有非凡的神力,经常使用咒语来操控自然的力量,为人类铲除妖怪,于是咒语便成为萨满教的重要工具。咒语大致分为白巫术和黑巫术,白巫术用来祈福,《金史》记载,昭祖无子,就曾用巫术来祈求神灵赐予孩子。黑巫术用来诅咒,通过咒语和仪式来使对方陷入困顿。

  女真人对于萨满的崇拜使其相信万物有灵,神灵无处不在,进而产生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这种思想渗透到金源文化方方面面,对于金代诗歌的思想内涵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二)佛教

  金代对于佛教的态度是“利用与限制并重的”,出于统治的需要,金人提倡佛教,但是历代帝王又偶有限制佛教之举。总的来看,金代统治者对于佛教持开放态度,佛教对于金源文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影响。

  金人出自靺鞨氏,靺鞨分七部,女真属于黑水靺鞨,与笃信佛教的粟末靺鞨即渤海人和高丽人比邻,受其影响,早在立国之前便有女真人信仰佛教,但人数并不多,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就曾为开国功臣修建寺庙。

  金代立国之初,对于佛教是排斥抵触的。金太宗曾拒绝庆元寺佛骨,路上见到僧尼共乘一车而命部下将其射杀。金太宗对于佛教的态度后来或许有所改善,史料中记载太宗在梦中“见金人挟日而行”,询问大臣乃知是佛,于是建造佛寺以供奉之。

  熙宗是第一位真正信仰佛教的金代帝王,皇太子济安未满月而患病,熙宗到佛寺为其祈福,济安夭折后,熙宗又将济安画像供奉与储庆寺。在熙宗朝,佛教大兴,“虽贵戚望族,多舍男女为僧尼”,皇统二年,一次普度僧尼多达三十万。北国佛寺林立,西京大同上下华严寺、普恩寺,上京庆元寺、储庆寺、兴元寺、兴王寺……

  海陵王一朝采取了抑制佛教的政策,禁止迎佛活动,拆毁寺庙。《金史》中记载了大臣张浩厚待僧侣而被海陵施以杖刑,海陵道:“佛者本一小国王子,能舍富贵,自苦修行,由是成佛,今人崇敬,皆妄也。况僧侣者,往往不第秀才,市井游食,生计不足,乃去为僧……闾阎老妇,迫于死期,多归信之。”这段话清楚表明了海陵王对于佛教的态度,虽然他对佛教采取抑制的政策,但是民间信仰佛教的人数依然甚众。

  金世宗大定年间,“天下鸿宁,释教大兴”,世宗的母亲贞懿皇后李氏在亡夫后便出家为尼,法号慧通圆明大师,世宗为其于辽阳建垂庆寺,派童仆四百余名。当时女真人的名字很多都带有佛教色彩,如诸神奴、完颜观音奴、完颜陈和尚、完颜金僧奴等,不胜枚举。

  金代中后期,蒙古人大举进犯,战火不断,人们为躲避战乱,纷纷躲入空门,寻求庇护,佛教在民间影响更巨。

  金代佛教的兴盛对于多元融合的金源文化的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释家哲学影响了文学理论的发展和金代审美情趣的变化,很多文学家深谙佛理,作品中包含禅机。著名诗人王寂笃信佛教,诗歌中常提到畅游寺佛寺,庙中题咏,拜谒高僧,以禅入诗,意境独造。

  (三)道教

  有金一代,道教大兴,比之佛教犹有过之,这对于文学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产生于金代的文学作品《妾薄命叹》就带有明显的道教色彩。《大金国志》中道:“金国重道教,与释教同。”全真、大道、太一等教派都产生于金代,在金中后期甚至发展到了:“势如风火,逾扑逾炽”的境地。道教的兴盛对于金源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有着不容小觑的作用。

  金代道教的繁荣的原因与阶级斗争和民族压迫有关[1]。金代立国之初,汉族士人饱受亡国之苦,黍离之悲,从小接受儒家教育的他们不愿仕于敌朝,加之金初统治者对于汉族士人带有歧视,但是面对强大的女真政权又无力反抗。在这种情况下,汉族士人只好选择宗教以求得精神上的解脱。全真教的开派祖师王重阳“少读书,系学籍”,曾应武举,但不受重用“脱落功名”,于是自称王害风,掘活死人墓,佯狂于市,创建全真一派。

  金代道教的兴盛于道教教派开放包容的立教原则亦不无关系。王重阳虽为道教中人,但却具有很深的儒家修养,明确提出了“三教合一”的主张。早年间传教时王重阳就曾与人言:“吾将来使四海教风为一家”,他规定,凡是入教之人,必须先诵《孝经》、《道德经》、《般若心经》。《孝经》为儒家经典,而《般若心经》为大乘佛教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因全真开放包容的立教原则,吸引了大批追随者,其传播达到了“南际淮,北至朔漠,西向秦,东向海”的盛况。

  金代统治者逐渐认识到了道教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其政策也由金初海陵王等对道教的抑制变为世宗时期对道教的拉拢和提倡。金世宗完颜雍在位时期,曾先后召见大道教师祖刘德仁,太一教三代祖师萧志冲,全真教玉阳真人王处一和长春真人丘处机。金章宗亦不断召见各教道首,甚至引进后宫,赐其宫观。

  道教的兴盛于金源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金代诗人的作品中引用道教典故和术语随处可见,占卜和游仙等题材经常为金代诗人所采用。由于金代道教信徒人数甚众,其中不乏文化水平较高之人,于是产生了以全真道人为代表的道教诗人群体。他们的作品或以诗悟道传道,或抒发道情与诗情,或为游戏文字[2],代表诗人有王重阳、丘处机、马钰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