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中国考古
殷墟西北冈西周遗存分析
2016年12月30日 09:19 来源:《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作者:李宏飞 字号

内容摘要:【摘要】殷墟西北冈大墓的早期盗掘坑并非"自然填塞",因而大墓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年代不晚于早期盗掘。近年来,井中伟[3]、张敏[4]、何毓灵[5]等学者先后就殷墟王陵早期盗掘年代问题展开讨论,对殷墟西北冈大墓之上的西周遗存及早期盗掘坑均有涉及。可见,殷墟王陵的早期盗掘坑并非“自然填塞”,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应为早期盗掘时破坏的西周遗存之中的遗物或遗留在早期盗掘坑之中的遗物。王陵区西区的殷遗居民点至迟在早期盗掘时已废弃,位于大墓墓口之上的居址与墓葬便遭到了早期盗掘者的破坏,但早期盗掘坑周边的西周小墓及灰坑得以保留,为判断殷墟王陵早期盗掘年代提供了关键的决定性材料。

关键词:盗掘;殷墟;口径;灰土;西北冈;遗物;陶器;安阳地区;遗存;图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100710

  【摘要】殷墟西北冈大墓的早期盗掘坑并非"自然填塞",因而大墓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年代不晚于早期盗掘。安阳地区西周时期墓葬随葬陶鬲具有逐渐小型化的趋势,根据《侯家庄》报告公布的照片或线图中墓主头骨颅长与陶鬲口径的比较可知,大墓之上的小墓年代下限可至西周中期,灰坑中所出陶器也具有可晚至西周中期的特征。由于早期盗掘坑打破这些小墓和灰坑,故殷墟王陵早期被盗年代不早于西周中期。大墓之上的小墓和灰坑仅发现于王陵区西区,西周早期至中期的居址与墓葬混杂分布,根据居葬关系、陶器形制及葬俗等特征推测背后是一批西周早期至中期居葬于此的殷遗民。

  【关键词】殷墟西北冈 西周遗存 早期盗掘 殷遗民

 

  1934-1935 年,考古工作者在殷墟西北冈进行了大规模发掘[1]。1949 年以后,考古工作者又进行了多次相关发掘[2]。除大墓和祭祀坑外,还发掘了盗掘大墓的“翻葬坑”(或称“早期盗掘坑”)和打破大墓又被“翻葬坑”打破的“小屯文化期”遗存(实为西周遗存)。近年来,井中伟[3]、张敏[4]、何毓灵[5]等学者先后就殷墟王陵早期盗掘年代问题展开讨论,对殷墟西北冈大墓之上的西周遗存及早期盗掘坑均有涉及。笔者曾对殷墟西北冈发现的西周遗存进行全面系统梳理,拟对其年代和性质提出一些认识。

  一 早期盗掘坑所出西周遗物性质探讨

  在讨论殷墟王陵早期被盗年代问题时,诸位学者的目光主要集中在了如何看待早期盗掘坑中出土的西周遗物之上。关于这些遗物的性质,目前存在三种观点:

  其一,早期盗掘时破坏的西周遗存之中的遗物。张敏文指出:“报告发表了早期盗掘坑中出土的器物,其中有部分器物可能为大墓上的晚期遗迹中所出,而非大墓中器物。”[6]若此,则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的年代应早于早期盗掘的年代。

  其二,早期盗掘时遗留在早期盗掘坑之中的遗物。井中伟文认为:“在HPKM1004、M1003 和M1001 的早期盗掘坑中出土的周式陶鬲、簋和铜戈、镞并非该墓的随葬品,而很有可能是西周早期周人对其大肆盗掘时所无意遗留其中的。”[7]若此,则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的年代即为早期盗掘的年代。

  其三,早期盗掘后遗留在早期盗掘坑之中的遗物。何毓灵文认为:“如果早盗坑未被有意识回填,而是靠自然之力日积月累地被填塞的话,这些所谓的典型陶器和铜器完全有可能是后期人类活动留下的遗物。”[8]若此,则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的年代应晚于早期盗掘的年代。

  何文“同意张文把早盗坑出土的典型陶器、铜器的年代判定在西周中期或者西周早期偏晚”[9],笔者亦认为这些西周遗物的年代下限为西周中期。若按照张文和井文对这些西周遗物性质的看法,殷墟王陵早期被盗年代应不早于西周中期或即西周中期;但若按照何文对这些西周遗物性质的看法则得出相反认识,殷墟王陵早期被盗年代应不晚于西周中期。因此,有必要对早期盗掘坑是否为“自然填塞”进行讨论。

  第一,“翻葬土”不同于“自然填塞”土。发掘者指出M1004“墓坑内的早期盗掘坑在地面下约1.0 公尺深,正当坑的中部有一片面积椭圆形的棕色土。这片土的颜色,周围稍浅,中部稍深,初现时面积较小,愈往下愈大,到地面下1.5m 深最大,南北长约11.5m,东西宽约9.8m,再下便逐渐缩小,到2.5 米深后更夹杂着一些淤土。到3.0m 深棕色淤土亦渐尽而成为‘翻葬土’。这层棕色土的由来,可能是在墓坑被盗掘之后当时并未把盗坑用土填满,或虽已填满但不坚实,日后中部塌陷成穴,遂被雨水逐渐浸注淤塞而成,所以内中出土遗物极少。”[10](图一)可见,早期盗掘坑之上的“棕色土”才属于“自然填塞”而成,与“翻葬土”具有明显的不同。

  第二,“自然填塞”不易导致同一件器物的不同部分出现在不同的早期盗掘坑之中。发掘者指出M1001 的“早期盗掘坑所出的残缺遗物中,有几件曾在西北冈其他大墓的早期盗掘坑内发现它们缺失的一部分,可以拼合成一片。……一件器物的残片分散在两座或三座大墓的早期盗掘坑出土的这一事实,可以说明两点情形:一,1001,1004,1550 三号大墓及1567 号大方坑的早期盗掘坑为同时所造成者,也就是它们同时被盗掘同时被填土的。二,早期盗掘坑被填塞时各坑的出土物已混乱,1001 墓早期盗掘坑所出的应属于墓葬之殉埋物不一定都是这座墓原有的东西,也就是1001 墓早期盗掘坑所出的殉葬物不一定都可代表1001 墓的随葬品。”[11]尽管M1001、M1004、M1550 及M1567 相距较近,但各自的早期盗掘坑之间却存在一定距离,若非人为的大规模填埋,很难造成同一件器物的不同部分进入不同的早期盗掘坑。

  第三,早期盗掘坑底部的晚期遗物应是晚期盗掘扰入。发掘者针对M1004上的盗洞指出:“早期盗掘之后,近代盗掘之前,这座墓似乎曾经过另一次的盗掘。我们发现了两个盗坑,都打在早期盗坑的乱土里。……两个坑之为同时遗迹,可据形制,大小,部位,内填土情形推定,其挖掘当在早盗坑之后相当的时期。”[12]井文更是通过分析推测“很可能是宋人所为”[13]。发掘者针对M1001上的盗洞指出:“继续早期盗掘者之后的近代盗掘者在这墓上共掘了二十三个坑。……据我们所知,东耳东北角的一个即侯老庆挖得三铜方盉的盗坑。这坑挖到相当深度就折向南,跟在他南边的另一个盗坑会合,再折向西,斜挖到墓底。近坑底处,我们发掘时还找到了一柄盗掘者遗漏在土中的步枪刺刀。”[14]在早期盗掘之后,大墓在后代仍然不断受到盗扰,显然不能根据墓底所出晚期盗掘带入的遗物判断早期盗掘坑的回填年代。

  可见,殷墟王陵的早期盗掘坑并非“自然填塞”,早期盗掘坑中所出西周遗物应为早期盗掘时破坏的西周遗存之中的遗物或遗留在早期盗掘坑之中的遗物。由于这些西周遗物的年代下限为西周中期,故殷墟王陵早期盗掘年代应不早于西周中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