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原创首发
南汉王宫的信仰与生活 ——访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
2018年02月02日 15: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武勇 字号
关键词:南汉王宫;信仰

内容摘要:经过考古工作者多年发掘,发现了历朝历代的文化层堆积,其中尤为重要的就是南越王宫和南汉国宫殿遗址。广州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曾参与南越王宫、南汉王宫以及南汉康、德二陵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一、三号宫殿遗址已做了保护性回填,二号宫殿遗址在现场原址展示。当然,南汉皇室还在广州城周边建设离宫别苑,如广州城东的甘泉苑,城西的芳华苑、药州等园囿,还有在珠江南岸小谷围发掘的“昌华苑”遗址、芳村“大通烟雨”遗址,以及文献中流传的“郊坛”、刘王殿、刘王廪等遗址。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南汉海外贸易不仅没有中断,而且有了新的发展,尤其是10世纪“印坦沉船”的发掘,其中打捞的刻有“盐务银”、“盐税银”等铭文的大量白银及少量铅钱,充分证明南汉政府深度介入了海外贸易。

关键词:南汉王宫;信仰

作者简介:

  广州市北京路南越王宫博物馆一带,被称为“岭南两千年中心地”。经过考古工作者多年发掘,发现了历朝历代的文化层堆积,其中尤为重要的就是南越王宫和南汉国宫殿遗址。广州南越王宫博物馆馆长全洪曾参与南越王宫、南汉王宫以及南汉康、德二陵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近年来,他不断搜集与思考海上丝绸之路与广州的相关资料,对于南汉国历史、考古均有独到的研究和见解。

  《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庆柱说过,在基建考古中,考古工作者应首先研究规律,发掘一个点,要保护一大片。南越王宫博物馆所在区域有幸被考古工作者发掘研究,但其他区域还有大面积的文化遗存长埋地下。关于南汉国时期的王宫和建筑,您发现了哪些规律?

  全洪:南汉王宫那时位于广州城北部,而今天的南越王宫博物馆区域是王宫的核心区域,也是皇城所在地。这里有历代的重要堆积,人们较为熟知的是秦代造船、南越国宫城的“曲流石渠”人工园林遗址,这里还发掘过明清广东布政司遗址,西北即是从民国时期一直到现在的广东省财政厅。南汉王宫的核心区域就集中分布在这一区域,这也是将此地称为“岭南两千年中心地”的原因。

  2000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对当今南越王宫博物馆所在位置(原广州儿童公园)进行发掘,清理出南汉宫殿一、二、三号基址和池苑遗迹,还出土了大量遗物。一、三号宫殿遗址已做了保护性回填,二号宫殿遗址在现场原址展示。发掘出土的砖、石、瓦等大部分文物与历史文献相结合,构成博物馆“步入南汉兴王府”展示的重要内容。

  二号宫殿是一组以多进殿堂、庭院和回廊组成的大型建筑群落,但目前考古发掘仅仅揭示了其东半部。从已揭露的遗迹来看,南汉王宫位于广州城(南汉时称兴王府)的北部。2007年,考古工作者曾在长塘街和文德路之间发现了南汉时期的城墙,因为城墙遗迹距离王宫不远,并且城墙结构以及散水建造精美考究,可以推断其为南汉皇城东墙墙体。从多年考古发掘情况看,南汉王宫建筑主体向西延伸至北京路以西。因考古发掘所限,我们并不能很清楚地知道南汉王宫的具体范围,但可以肯定,以北京路为中心的中山四路、中山五路,东到文德路,西到大小马站,南到今青年文化宫的区域大概就是南汉王城部分。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果要还原南汉王宫的饮食起居,结合历史文献,我们能看到怎样的场景?

  全洪:南汉时期,广州城内的建筑结构仍以简单的竹木居多,相对而言,南汉王宫发掘出了大型建筑构件,其桑墩之大在我国建筑史上比较少见。比如我们发掘的南汉王宫中的十六狮子柱础,外径达到1米,柱径达0.6米,其宫殿规模之大,可以想见。文献所见的宫殿有昭阳殿、万政殿、乾和殿、文德殿、集贤殿,以及列圣宫、龙德宫等。

  在宫中除了有规模宏大的宫殿,还有赏心悦目的池苑。池苑中有假山、水井,并种植荔枝等植物。当然,南汉皇室还在广州城周边建设离宫别苑,如广州城东的甘泉苑,城西的芳华苑、药州等园囿,还有在珠江南岸小谷围发掘的“昌华苑”遗址、芳村“大通烟雨”遗址,以及文献中流传的“郊坛”、刘王殿、刘王廪等遗址。如今位于广州市教育路的药州遗址,还有藏于广州博物馆刻有“芳华苑专用”的铁花盆等,都是那时建设离宫别苑的物证。

  在某种程度上,考古发掘印证了文献的记载。宫殿奢华之风显示出其拥有大量财富。这些财富很大程度是基于南汉海外贸易发达。海外贸易影响了宫廷的日常生活。南汉王宫曾出土玻璃、波斯蓝釉大瓶碎片等海外舶来品。可见,海外舶来品是南汉王宫的珍藏。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岭南地区发现了不少南汉时期的佛教遗迹,您如何看待南汉王室的信仰?

  全洪:南汉王室崇信佛教在文献、碑刻以及遗物中都有丰富资料反映。但是与五代十国大多数王朝一样,南汉王室的信仰较复杂,既有文献记载较多的佛教,又有传统的道教。对于地方神明,南汉王室也出于统治需要,进行了各种册封。

  当然,最为明显的是南汉王室的佛教信仰,南汉王室与僧如敏、僧文偃及后来的诸位僧人均有较为密切的关系。南汉曾应天上二十八宿之数,在广州城的四个方位各建七间佛寺,合称“南汉二十八寺”。在上述的各种宫殿园囿中也有佛寺,成为南汉的皇家寺院。比如,距离南汉王宫不远的大佛寺,其前身是南汉兴建北七寺之一的新藏寺。

  此外,南汉时期还很可能有僧人赴印度求法。19世纪80年代,在英国考古学家于印度菩提伽耶发掘的五块碑刻中,有一块是“大汉国僧志义”等僧人建造,法国学者沙畹判断其为五代后汉时期(950)的碑刻。20世纪50年国内有学者认为,该碑刻为南汉时期的可能性更大。我经过搜集材料,分析南汉国主崇信佛教,又得地利之便,认为南汉国僧侣沿用自唐代已经成熟的海路到印度礼佛,在菩提伽耶留下碑刻。

  《中国社会科学报》:说起南汉国就不得不提唐代设立的市舶使。请您介绍一下南汉国时期对外贸易的情况。在南汉王宫遗址中有哪些域外元素?

  全洪:实际上,南汉在立国前后就已经控制了海外贸易。唐代的海外贸易业已形成一套制度。南汉国因垄断市舶之利而富殷。为了维持宫内的奢靡生活,南汉中宗刘晟还派出“巨舰指挥使”抢掠商船。市舶使是被唐玄宗派遣到广州与地方官员一起管理海上贸易、拣选宝物的特使。南汉定都广州,不必再派遣使者,直接在城里设置一个机构管理对外贸易。因此,我们认为,南汉在海外贸易方面除传承唐代既有的制度传统外,又为宋代的海外贸易奠定了基础。在南汉灭亡的同年,北宋就在广州设立市舶司,没有南汉的基础,不可能这么快设置相关机构。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南汉海外贸易不仅没有中断,而且有了新的发展,尤其是10世纪“印坦沉船”的发掘,其中打捞的刻有“盐务银”、“盐税银”等铭文的大量白银及少量铅钱,充分证明南汉政府深度介入了海外贸易。

作者简介

姓名:武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