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遗产保护
以考古成果服务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2020年10月26日 16:01 来源:铜川日报 作者:仵录林 字号
2020年10月26日 16:01
来源:铜川日报 作者:仵录林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共中央政治局9月28日下午就我国考古最新发现及其意义为题举行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高度重视考古工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在我市引起热烈反响,大家表示,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加强考古工作和历史研究,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丰富全社会历史文化滋养。

  考古学属于人文科学领域,是历史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考古学主要是通过发掘古代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各种实物来研究人类古代社会的历史,实物资料必须经过科学的考古工作程序,才能被系统地、完整地揭示和收集、研究,从而得出科学的结论。中国“考古”的历史源远流长,古代有传统的金石学,其代表人物为北宋的吕大临,编撰出版了金文著录《考古图》,比较系统地著录了当时宫廷和私家收藏的古代铜器、玉器,成为著名金石学家、中国考古学的先驱。

  以田野调查发掘工作为基础的近代考古学自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在欧洲萌芽和形成,并随着西方的殖民统治而传入世界各地。20世纪初,西学东渐,萌芽兴盛,考古学传入中国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上世纪三十年代史前考古学在中国蓬勃兴起,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挑战“江浙古无文化”的传统认识,1936—1937年,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三次在良渚进行试掘,1938年《良渚》报告“第一次准确无误地向学术界展示了长江下游的史前文化,在中国史前考古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1950年在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和原北平研究院的基础上,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基本任务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以田野考古为基础,应用包括自然科学技术手段在内的各种方法,并结合古代文献,揭示史前及各历史时期不同类型文化遗存的内涵、特征、性质及其相互关系,进而对古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进行全方位的考古学研究,探讨古代社会发展演变的进程和规律。同时,开展对古代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考古事业得到了重生和新发展。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国家文物局组织开展“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

  《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国家的‘金色名片’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和生生不息的实物见证,是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根脉,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势资源。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2016年底,国家文物局开始开展“考古中国”重大课题的研究。提出“考古中国”重大研究工程:“以良渚等遗址为重点,深入研究展现早期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格局;以殷墟等遗址为重点,深化夏商周考古工作,揭示早期中国整体面貌;以河套地区聚落与社会、长江中上游文明进程、长江下游区域文明模式研究为重点,推进区域文明化进程研究。实施良渚、殷墟、石峁、二里头、三星堆、秦始皇陵、景德镇御窑、圆明园等遗址展示提升工程,建成一批遗址博物馆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原文链接:http://news.wmxa.cn/shaanxi/202010/711105.html

  2016年7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曾就著名考古学家宿白、谢辰生、黄景略、张忠培《关于良渚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标示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建议》做了重要批示,指出文物遗存的保护是考古学研究的前提,考古学研究是文化遗产合理利用的学术基础。要加强古代遗址的有效保护,有重点地进行系统考古发掘,不断加深对中华文明悠久历史和宝贵价值的认识。

  2011年,考古学成为与历史学(中国史)、世界史并列的三个一级学科之一,调整出考古学理论与考古学史、史前及夏商周考古、秦汉至元明清考古、科技考古、文化遗产与博物馆、专门考古等6个二级学科。考古学科的设置和定位,势必会成为今后学科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尽管考古学成为了一级学科,但仍是大历史研究中的一员。古代人类留存的第一手材料是考古学的重要内容和主要研究对象,包括材料的分类和共存的环境、材料的观察和阐释。也正因为考古学独特的获取、阐释材料和证据的方式,经过建国前后几代考古人持续奋斗,我国考古工作取得重大成就。

  陕西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是考古资源大省。多年来,陕西考古人为研究人类起源、农业起源、文明起源、国家起源和周秦汉唐文明发展提供了大量珍贵的实物资料,取得了许多重大的学术研究成果。

  铜川市考古研究所在短短的二十八年发展历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截至2019年12月底,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调查、大遗址调查勘探、田野考古和学术研究等方面均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组织完成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和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调查铜川市调查项目;参与配合或主持完成了铜黄一级公路、延西高速、合凤高速、西延高铁、玉华宫遗址、耀州窑陈炉窑址、祋祤宫遗址、令狐德棻墓的调查和试掘;完成了陕北石窟调查铜川市石窟调查项目。配合国家、省市基本建设项目,完成考古勘探200余万平方米,发掘古遗址10余处,古墓葬200余座,出土各类文物2000余件。

  截至2020年9月,铜川市考古研究所出版报告3种、文集1种、图册2种,专著4种、期刊1种、合计11种。已经出版有《漆沮遗珍》《立地坡·上店耀州窑址》《药王山摩崖造像考古报告》《陕西石窟内容总录·铜川卷》《铜川佛教文化》《陕西铜川碑刻》,编辑出版的文物普查丛书4本、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为铜川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考古工作者取得的重大考古成果,成为铜川博物馆、耀州窑博物馆、玉华博物馆等常设展览的主要支撑。

  市考古研究所除了积极融入国家和陕西省“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考古中国”“黄河流域考古”等重大项目,还在基本建设考古中主动寻找课题,把基本建设考古纳入主动性项目课题,近年来也有许多重要发现。

  在国家经济建设高速发展中,我们的考古工作也面临着许多现实的困难、发展的瓶颈,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还存在着短板。

  考古工作,尤其是基本建设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项目,涉及前期接洽、实地调查、协议、勘探、协议执行、发掘、整理、出版、移交,以及可持续研究等一连串的工作链,不少遗址因为保存意义重大,还面临必要的保护、展示和利用。考古人员严重缺乏。尤其是当前经济建设高速发展,基本建设考古、文物保护区域评估,以及土地出让“考古前置”工作开展以来,越来越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按照国家规定,取得团体考古领队资质的单位,最少需要具有个人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资质人员4名,并具备文物的现场保护、室内修复整理的资质。我所编制仅5人,具备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个人资质的人员3名,始终无法获得考古发掘团体领队资质,无法承担国家和陕西省重大项目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基本以配合工作为主。人力的制约严重影响了考古工作的规划水平和考古成果的挖掘、整理和阐释。考古工作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田野工作,需要脚踏实地践行从田野中来,到田野中去,市一级的考古力量承担的任务更繁杂,由于不具备必要的工作装备,很多地方取消了必要的工作用车,没有田野津贴,大大增加了一线考古人员的工作和生活负担,没有人,留不住人,留下了人但工作积极性不高,是基层市县相关考古部门的现状。

  作为考古人,我们为考古工作取得的重大成果自豪,也更觉得担当和责任的重大,我们将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的号召,一如既往地积极投身考古事业,让考古事业后继有人、人才辈出。同时,我们也希望大家关心爱护考古工作者,切实为考古工作提供必要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持,为我们考古事业、文物保护、历史研究创造良好条件。

 

  (作者系铜川市考古研究所所长)

作者简介

姓名:仵录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遗产保护.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