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遗产保护
重庆石门山石刻守护人蒋德才,一干就是十三年 我在,就不让文物受损
2018年02月05日 15:4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蒋云龙 陈琦 姚於 字号
关键词:石刻;蒋德才;文物保护

内容摘要:推开紧闭的木门,走过苍翠的罗汉松,蒋德才开始了对石刻群的日常巡逻。石门山摩崖石刻群,距离重庆市大足区城区20公里。退休前,蒋德才担任过大足石刻博物馆办公室副主任、保卫科科长。“大足石刻是瑰宝”,蒋德才走在巡逻路线上,脚步虎虎生风。他介绍,大足石刻是中国晚期石刻艺术代表作,包括北山、石门山、石篆山等。石门山石刻是当地规模最大的一处佛、道教结合石刻群。1999年,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一尊尊石刻背后的故事,古人“众筹”请工匠建石刻的趣闻,在蒋德才的口中变得鲜活起来。蒋德才说,大足石刻是前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需要有人去守护。

关键词:石刻;蒋德才;文物保护

作者简介:

  图为蒋德才在石门山巡逻。

  唐 浩摄

  推开紧闭的木门,走过苍翠的罗汉松,蒋德才开始了对石刻群的日常巡逻。

  石门山摩崖石刻群,距离重庆市大足区城区20公里。13年前,带着锅碗瓢盆和一堆书,蒋德才搬进了这里的一间小屋。从此,他就开始了与佛像相伴的日子,每个月只有4天留给家人。

  “责任重大,脱不了身。”蒋德才说,“我来以后,石门山就没丢过一件东西。”

  退休前,蒋德才担任过大足石刻博物馆办公室副主任、保卫科科长。30多年,他一直在做文物保护工作。对偷盗文物的犯罪分子深恶痛绝。14年前,大足石门山石刻发生震惊中外的佛头被盗案。“听到又有贼娃子偷盗文物,我已经退休在家,还是怄气得遭不住。”蒋德才说,2005年当地决定聘用保卫人士守卫石刻,他决定重返一线。

  “大足石刻是瑰宝”,蒋德才走在巡逻路线上,脚步虎虎生风。他介绍,大足石刻是中国晚期石刻艺术代表作,包括北山、石门山、石篆山等。石门山石刻是当地规模最大的一处佛、道教结合石刻群。1996年,石门山就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一路巡逻,见古树、红墙、古朴石刻,幽静的庭院干净整洁。“每天里里外外要扫一遍,不能有丝毫脏乱差。”蒋德才说,“我每天都要巡查,确保文物安全。”

  随着设备的更新,现在景区内已经安装了很多摄像头。但蒋德才并未因此松懈,他还是会每天在景区巡查两个来回。4公里路,雷打不动。13年来,他已经走过了2万公里。

  “这尊药师佛龛造像,雕刻完毕时,宝顶山石刻的创始人赵智凤都还没出生。”

  “看他,眼珠子鼓得像铜铃,肯定是千里眼。这个面相丑怪的顺风耳,本事大得很哟。”

  从十圣观音窟到三皇洞,蒋德才娓娓道来,话语里还带有重庆人特有的幽默。一尊尊石刻背后的故事,古人“众筹”请工匠建石刻的趣闻,在蒋德才的口中变得鲜活起来。

  石门山,251尊造像。蒋德才如数家珍,每一个故事他都说得上来。常常有游客说:了不起,“保安”都懂这么多。

  “我喜欢走到哪,学到哪。”蒋德才说,“我家里有5000多册藏书,大多都是关于考古和石刻的。”

  蒋德才说,大足石刻是前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需要有人去守护。他在自己的本子上写着,“我在,文物不受人为损,乃我之信念”。

作者简介

姓名:蒋云龙 陈琦 姚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遗产保护 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