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现场传真
考古不是挖宝,而是将城市归入某个准确的时空坐标的过程—— 青岛考古2020,我们离历史真实更近
2020年12月29日 06:31 来源:青岛日报 作者:李魏 字号
2020年12月29日 06:31
来源:青岛日报 作者:李魏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又有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历史文化遗产,在考古手铲和探铲下按部就班、日益清晰地浮现。它们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

  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玉海用四个字概括青岛考古的2020:“成绩斐然”。这一年,水下考古有重要发现: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山东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组织实施的青岛胶州湾外围海域水下考古,在大公岛南部海域发现并确认1处大型沉舰遗址,还在胶州湾内新发现3处水下文化遗产疑点;这一年,青岛考古“天团”首次走出青岛,参与省内重要考古项目,再度证实了青岛考古人的专业实战能力;这一年,诸多本土考古现场开启尘封已久的神秘面纱,让我们离历史的真实更近,也对历史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更加关切……

  考古步履不停,正不断丰富着这座城市的文脉。正如青岛考古队队长彭峪所言,有关青岛地区的历史记载,在文献中或许只有一句话,甚至几个字,通过考古工作,我们能够与文献资料对照,进一步靠近历史的真实。考古不是挖宝,而是将城市归入到某个准确的时空坐标的过程。

  在琅琊台

  为“遥远的相似性”动容

  据说,霍金曾被追问:世间最令他感动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遥远的相似性”。如果天体物理学家所放眼的是整个宇宙,那么对考古人而言,这份感动则源于历史的时空维度。2020年的琅琊台,青岛考古人邂逅了令他们动容的来自历史深处的“遥远的相似性”。

  在这场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与山东省考古院联合开展的纳入“考古中国”项目的行动中,考古人员在台顶区域发现了秦汉时期的地漏和与之相连的较为完整的排水系统;更在琅琊台下南侧一公里开外的滨海处发现了东周时期齐国的官方建筑遗迹。2000多年前的“海景房”和“滨海长廊”若隐若现,告知我们历史中的某个时间点,曾经有人在此看到同一片山海,行走在同一处地面,我们甚至触摸到了他们用来系放瓦片的草绳留下的纹理印迹,并设想与建筑屋顶倒塌一刻望向同一片砖瓦的目光穿越时空的交集……

  历史文献上有关于齐国在琅琊台一带进行四时主祭祀的记载,也有秦始皇三临琅琊台的记传。然而求证历史的真相并非一蹴而就,须在时间累积的考古中不断获得实证。未来五到十年,琅琊台考古将持续推进,将这一地域归入精确的青岛历史时空坐标,赋予其最大化的文旅资源价值。

  在金口港

  望见海上丝路重要节点的繁华

  青岛古港口,历史绵延不绝。早期有琅琊古港,隋唐时期有大珠山港,宋代有板桥镇,而在明代晚期至清代的三百余年间,金口港则是胶东地区乃至山东半岛最为繁荣的沿海港口。2020年对金口港的考古,重点对其遗址核心区域及其周边进行了大范围调查勘探,让青岛曾是海上丝路重要节点这一论述更具实据。

  勘探中,古港码头设施、天后宫、关帝庙、古民居、祠堂、古道路、古桥、古井、古沉船等遗迹,以及明清时期瓷片、石碑、柱础、油碾盘、油蒌、木斗、石斛、商船模型、商号票券、商会印章、族谱、驿站名册、精美古建木雕、石雕、砖雕等遗物纷出;金口港遗址核心区的建设规划格局也清晰浮凸:码头区、客栈区、商业店铺区、民居、“丫”字形道路、天后宫、望海楼;凤凰古村,北阡古村等分布在港口周边的43处清代、民国时期古村落,也在今年的考古勘探中“集群”显现。这片构筑精致、南北建筑风格兼容的古建筑、古村落,也充分印证了金口港南北商贸要冲的重要性。

  林玉海还特别提及了考古中不断厘清的金口港商贸古道的航路辐射:北至大连、营口,西至天津,西南至连云港的海州,南至浏河、上海等江浙沿海城市,东至韩国仁川,其中与江浙地区的商贸及文化交流最为广泛而深入。

  在林玉海看来,金口港遗迹完全可以与即墨东部沿海区域的古贝丘遗址群、皋虞古城、王吉墓群、雄崖所等文化遗迹形成合力,打造即墨滨海历史文化长廊,突出青岛海洋文旅特色,实现历史文化遗迹的文旅价值。

  在铁瓦殿

  制造可供幽思怀古的第一考古现场

  考古现场原是崂山巨峰资深驴友的打卡地!这是铁瓦殿遗址的非同寻常处。它位于崂山巨峰景区海拔约 650 米的山腰处,正位于上山步道一侧,背靠一块能遮挡冬季寒冷西北风的巨石,西临一条山间季节河道,一处岩石的缝隙间常年流淌山泉,南面即为黄海。在此山海佳境之间,铁瓦殿遗址的立柱残垣存留其间,此情此景,就连进行勘察的考古队员们都忍不住手机拍照留念,称这里适合清修悟道、幽思怀古。

  崂山区铁瓦殿遗址。

  铁瓦殿原名“东华宫”,又名玉皇殿,后因铁瓦盖顶而得名。据传始建于宋,盛行于明清。然而清朝乾隆年间一场大火,将这里烧毁殆尽,仅存殿堂基址、石柱等建筑构件,以及摩崖石刻。

  据透露,作为一处宗教建筑遗迹,未来这里将尝试创新推出一个文旅融合的新地标。目前的考古调查勘探只是第一步,随着相关文物信息资料的充实,这里或将运用高科技手段虚拟复原建筑架构,开启崂山宗教文化旅游的新视野。

  在财贝沟

  搁置的地下“美物”将入馆陈列

  位于今天城阳区崂山西麓安乐社区的“财贝沟”,百余年前就是青岛著名的探宝地。2011年,这里曾做过一次抢救性发掘,当时这处东周时期的墓葬群就出土多件精美青铜器,给考古人员留下深刻印象。

  考古人员正在对城阳区的财贝沟墓群考古资料进行整理。

  除了青铜器,陶器、漆器,还有大量的玉、玛瑙、滑石、骨器,种类包含礼器、生活器、兵器和车马器,大量出土的文物绝大部分都有齐国传统。考古报告中有这样的评述:即使在整个胶东半岛区域,也尚属少见,是除龙口归城遗址、莱阳前河前墓地、海洋嘴子前墓地之外又一次东周考古的重要发现。……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国力鼎盛,多有向东征伐之举,财贝沟墓地的考古发现,正是这一历史过程的见证。

  2020年,这些搁置、沉寂多年的地下“美物”,终于要正式面世,即将陈列于城阳区新建的博物馆中。而目前考古人员正在对这些珍贵文物进行系统的整理和修复,许多陶器拼合后再现古朴之美。资料整理完毕后,出土文物将正式移交给城阳区博物馆陈列展出,而整理后拥有完整文物信息的文物,对于研究青岛古代文化发展、再现真实历史都将具有积极意义。

  在西沙埠

  推演“长广故城”的兴衰变迁

  位于莱西市沽河街道办事处西沙埠村西和邹家疃村东之间的莱西西沙埠遗址,在《山东通志》、《登州府志》和《莱阳县志》等志书上均有记载,此处曾为北魏长广故城城址。2020年对这座古城池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主要与当地的大遗址保护规划有关。

  而这次在100万平方米的保护区域内,考古人员从采集的遗物中见到纪年明确的遗物主要有“大泉五十”和“五铢”铜钱,推测西沙埠遗址可能为一座修建于汉代的“汉城”。考古也首次发现,该城址之下还覆盖了一处比此城时代要早的战国时期遗址;另外,勘探过程中还发现了城北和城东分布有大面积的纯净的河道淤沙,推测是河流改道或泛滥导致城池的废弃,不仅为探索城废弃的原因提供了证据,同时也为探索战国——汉代时期人与自然之间的利用、改造和依存关系提供了新课题。(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李魏)

作者简介

姓名:李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