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现场传真
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2019年09月09日 08:40 来源:洛阳日报 作者:常书香 字号

内容摘要: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对研究华夏文明的渊源、王国的兴起、王都规制、宫室制度等具有重要价值。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对研究华夏文明的渊源、王国的兴起、王都规制、宫室制度等重大问题具有重要价值。作为国家“十三五”重大文化项目和我市打造文化旅游“新三篇”的重要载体,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在即,备受关注。

  “二里头遗址是中国最早的王朝都城遗址、探索夏商王朝的关键性遗址,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8月27日,在第二届“中国考古·郑州论坛”会议期间,国内顶级考古专家再评二里头文化的重要地位。

  眼下,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在即,国人乃至世界考古爱好者的目光齐刷刷投向这里。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下,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为何引起如此广泛关注?记者与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一起采访了国内顶级考古专家李伯谦、赵辉、王巍和陈星灿。

  李伯谦 夏商交替在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的最末

  李伯谦

  夏代究竟存在与否?夏与商的交替是在什么时候?二里头遗址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处于什么样的重要地位?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李伯谦说,从1959年徐旭生先生发现二里头遗址到现在,60年过去了,二里头遗址越来越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里是夏朝晚期的都城遗址。

  “1996年,国家启动了夏商周断代工程,集中了9个学科12个专业的200多位专家学者联合攻关。我有幸参加了这个项目。”李伯谦介绍,在该工程中,考古学家主要对和夏商周年代有密切关系的考古遗存进行系统研究,建立相对年代系列和分期,其中,夏商交替的问题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学界习惯把二里头文化分为四期,每期又可分为早、晚两段。李伯谦说,他很赞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二里头工作队副队长赵海涛的研究结论,即夏商交替在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的最末。

  “因为根据发掘情况,这个时期二里头都邑因遭到了致命破坏而废弃,后来也没有出现作为替代的同类型、大范围的遗迹。与其相继的是,偃师商城突然出现于二里头都邑东北约6公里处,其第一期和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出土的器物很相近。这说明商派军队来二里头灭了夏,又不放心,就在附近建了偃师商城。”李伯谦说。

  赵辉 二里头是中国王朝气象的发端

  赵辉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认为,二里头是中国王朝气象的发端,以中原为核心的中华文明画卷就是从二里头徐徐展开的,从某种程度上看,二里头应该看作中国的开始。

  赵辉介绍,中华文明起源经历了漫长过程。中国史前农业萌芽于上万年之前,直到大概距今6000年或者稍早一点,成为了一个相对成熟的农业体系,相关区域里各地方文化向文明化发展的加速度过程,从这儿开始;距今5000年前,以良渚文化、良渚文明为代表,中国也是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这个大范围里面,一些地方率先进入文明阶段,有了自己的国家,而以此为起点,一直到距今3800年左右,在1000多年的时段里,各个地方的社会分别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步入了文明。满天星斗,多点开花,我们把这个时代叫作“古国时代”。他们之间交流广泛,最后从多元走向一体,在中原地区出现了核心。

  “二里头文化的分布范围正好就是后来文献记载的夏的重要范围,其最重要的代表性遗址就是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产生后,不断吸收周边文化,并向外辐射,也就是说,二里头是中国王朝气象的发端。”赵辉说。

  王巍 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主源头

  王巍

  中华文明的发端在哪里?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如何?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认为,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主源头。

  王巍说,学界普遍认为,二里头遗址是夏代晚期的都城遗址,中华王朝文明至少在夏朝就建立了,二里头就是出发点。经过60年的考古发掘,我们看到了夏代后期夏王朝都城的面貌,宫室制度、中轴线、多重院落等都对后来的商、周礼仪产生了深远影响,到明清时期,紫禁城仍然可以看到这种影响。这一系列制度的发端是在二里头形成的。所以说,二里头文化应该是中华文明的主源头、主根,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二里头遗址已经发掘了60年,它的重要性远远没有被国民所了解。我们要以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建设为契机,还原以二里头文化为代表的夏代王朝文明及中原地区文明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作用,让更多的民众了解,从而成为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动力和源泉。”王巍说。

  陈星灿 二里头文化体现了最早的王朝文明

  陈星灿

  “1928年,考古工作者对商代殷墟遗址进行了首次科学发掘;20世纪50年代初,发现了二里岗遗址;1959年,徐旭生先生追寻夏文化,发现了二里头遗址。大多数考古学家认为,二里头遗址为夏代晚期都城遗址,把中国历史向前又推了几百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陈星灿说。

  陈星灿说,二里头遗址非常重要,是到目前为止国际学界最认可的最早的中国王都遗址。从国家权力层面来说,良渚文明和二里头文化不是一个性质,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说良渚文明代表的是古国文明,那么二里头文化应该体现了最早的王朝文明。

作者简介

姓名:常书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