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文化遗产与博物馆
2019年博物馆临展现状调研
2020年03月19日 13:27 来源:《中国文物报》2020年3月10日第7版 作者:李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博物馆临时展览作为博物馆展览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盘活文物资源、扩大博物馆影响力、实现博物馆的教育服务功能功不可没。本文通过对国内五家展览水平较高的博物馆在2019年度举办的临时展览进行调查和统计分析,以期发现临时展览在选题、组织方式和规模方面的现状和趋势,为我国博物馆临时展览策划提供借鉴。

▲2019年五大馆各类临时展览数量表

  笔者通过对上海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山西博物院等五家博物馆2019年度的临时展览进行梳理和分析,并综合考虑以往的分类方法,将博物馆的临时展览分为六类,即文物展、近现代展、考古发现展、国际交流展、地域文化展和儿童主题展。

  五大馆临时展览的基本情况和分析

  临展选题基本情况和分析

  从上面表格中可看出,五大博物馆临时展览基本形成了以文物展为主体,近现代展为重要支柱,考古发现展、国际交流展为辅助,地域文化展和儿童主题展为补充的展览体系。具体有以下几个特点:

  1

  博物馆的临时展览选题以文物展为主。在选题方面,五家博物馆除南京博物院外,均以文物展为主。这与博物馆的定位以及大众对博物馆的印象是吻合的。拥有大量物质遗产的博物馆在策划文物展方面具有先天的优势,可以利用丰富的馆藏文物组织不同主题、不同种类的临时展览,因此这类展览通常数量最多。

  2

  近现代展成为临时展览的重要支柱。近现代史是我国历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收藏和展示近现代展品是博物馆为明天收藏、联通未来的职责所在,对丰富馆藏,完善藏品体系大有裨益。近现代展中的红色主题展览对博物馆发挥宣传教育功能起着不可代替的作用。此类展览不仅可以为各年龄段观众提供生动形象的爱国主义教育课,还能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人民团结凝心聚力。

  3

  国际交流展成定例,占比相对固定。随着我国对外开放力度的不断加大以及国人文化需求的日益增多,国内各大博物馆通常每年都会至少引进一个国外展览。这对完善博物馆展览体系,丰富展览类型,提升博物馆影响力和传播力,都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国际交流展通常以文明展为主,譬如山西博物院引进的“山鹰之子——安第斯文明特展”、浙江省博物馆引进的“法老的国度·古埃及文明展”等,通过不同文明之间对话与碰撞,向观众介绍世界文明和多元文化,这也是快速、全面了解国外文明的最便捷方式。当然,对于国外交流比较频繁的博物馆,从概览式的文明展也逐渐转向更深入的专题展,如上海博物馆引进的“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等。

  4

  考古发现展主要集中在少数博物馆。考古发现展主要集中在有考古资质和能力的博物馆,如南京博物院和广东省博物馆等。考古发现展对展示考古最新成果、提高全民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有重要意义。国家文物局2015年印发的《关于提升博物馆陈列展览质量的指导意见》曾指出“积极展示考古新成果。考古院所要向博物馆依法移交出土文物,适合进行展出的,要及时策划组织相关展览。”但考古移交最新出土文物的现象并不常见,加之我国大部分博物馆与考古研究院所交流不畅,制约了考古成果的展示和推广。

  5

  地域文化展和儿童主题展偏少。地域文化展需要将各个具体文物组成的点串联成线,进而形成面进行展示,要完整反映一个地区的文化全貌。与文物展相比,它对策展者的知识概括能力、学术研究能力和展品组织能力要求更高,故虽此类展览故事性更强,更有吸引力,但受博物馆藏品体系不健全、研究能力有限、展览理念等因素影响,成展比例不高。此外,我国儿童博物馆比较少,儿童主题展览明显不足,儿童主要还是和成人共享针对成人设计的博物馆资源。但是,儿童对博物馆的需求并不少,根据某研究中心调查显示,在选择和谁一起去博物馆这一选项中,39.18%的人是陪同孩子去参观博物馆,位居第二。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放开,儿童可能成为未来展览的重要受众群体,并能在很大程度上带动全家一起走进博物馆。博物馆将儿童纳入展览受众单独进行考虑,策划更多儿童主题展览,既能体现博物馆的用心和远见,也能让儿童从小养成去博物馆参观、学习、休闲、娱乐的好习惯,让参观博物馆真正成为其未来的一种生活方式。

  临展组织方式基本情况和分析

  展览组织方式,可以分为与国内外博物馆合作举办展览和单独举办展览两种。统计发现,除南京博物院外,其他四家博物馆2019年合作举办临时展览的数量均超过单独举办展览的数量。另外,2019年五大博物馆共举办61个临时展览,其中,合作举办展览数量为42个,占比69%,由此可见,合作举办临时展览成为主流。

  五大博物馆藏品丰富、人才济济,完全有能力独立策展,但仍然选择与其他博物馆合作举办大部分临时展览,进行展览交流,这不仅是由于文物主管部门的倡导,更是因为合作办展确实大有裨益,一举多得:

  一是提高藏品利用率,扩大展示范围和传播效应;

  二是整合文物资源,丰富展览内容,提升展览品质;

  三是促进馆际交流,锻炼人才队伍,互相借鉴经验,实现互利共赢;

  四是提升博物馆的公共文化服务能力,满足公众文化需求。

  临展规模基本情况和分析

  五大博物馆的临时展览以大中型规模为主,囊括上百件展品极为平常,更有甚者达千余件。不过其中的微型展特别引人注目。微型展是博物馆临展中一种较为特殊的展示形式,具有展品少、展示空间小等特征,同时它既可以是综合性展览,也可作为专题性展览。61个展览里有3个微型展:上海博物馆“猪丰卣满迎新春”展(1件展品),“莱溪华宝:翁氏家族旧藏绘画展”(3件展品);广东省博物馆“众乐之乐——何崇甘捐赠九晕太极端砚展”(10件展品)。在展览组织方式上,微型展全部是单独办展。小而精的展览模式使展览由广度延伸转向深度挖掘,更注重对展览的深刻阐释,能让观众快速融入并获得参观体验,提升观众访问率。

  思考和建议

  通过对五大博物馆2019年度临时展览进行的统计和分析,特提出如下建议:

  1

  博物馆应加强临时展览选题的统筹规划,丰富展览类型。按照国家的宏观文化战略,研究和制定本馆的临时展览选题规划,确定重点项目和主要任务,尤其关注重大政治主题展览、针对特殊群体或重要纪念日的展览等。如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做弘扬时代主旋律的展览时,必须高度重视这一点。丰富展览类型,是要平衡各种展览的比例,关注不同群体,同时注意展览规模多样化。

  2

  博物馆应以地域特色为抓手,着力打造品牌展览。以广东博物馆为例,4个文物展全是对当地特色的展示:“众乐之乐——何崇甘捐赠九晕太极端砚展”“岭南文脉——王贵忱捐赠南越陶瓦展”“臻于至美——广珐琅特展”“粤匠神工——广作家具特展”,通过对广东当地独特文化内涵的深入挖掘,着力推出了具有岭南文化特色的展览名片,有效避免了千展一面,做到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3

  博物馆要关注现当代艺术,为明天收藏今天。以浙江省博物馆为例,不仅举办“青出于蓝——龙泉青瓷传承与创新系列展”“剑出龙泉——龙泉宝剑精品展”系列展、中国工艺美术系列特展等,还将其中的部分精品甄选入藏,为非遗文化、工艺美术的传承和创新添薪加火。

  4

  博物馆应合作办展,加强展览交流。各馆要打破级别、区域和机构限制,加强国内外展览交流的统筹规划,切实为观众提供高质量、广视角、多层次的视觉和精神盛宴。

  5

  博物馆可以积极尝试微型展。对于想要重点展示和宣传,或不易融入其他展览项目的孤品、冷门展品,以小而精微型展的形式展示,做到展小内容厚,会使观众在惊讶之余收获更多惊喜。

  6

  博物馆要紧跟热点,制定灵活的展览主题和展示策略。如今年年初新冠肺炎侵袭我国,在重大疫情面前,全国博物馆闭馆不闭展,适时推出网上展览,还有些博物馆闭馆期间已经开始筹备相关展览,通过网络征集关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纪实展的展品。对于这种紧跟时代热点的展览,观众感同身受,更易找到共鸣。

  

作者简介

姓名:李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