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文化遗产与博物馆
试行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的建议
2020年02月28日 12:17 来源:《中国文物报》2020年2月25日第6版 作者:骆黄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博物馆教育现状与问题

  博物馆自诞生以来,在帮助公众体验、了解世界的过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是社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资源。在参与社会发展服务尤其是社会教育,博物馆资源变得尤为重要。

  如同其他学科发展一样,除了自身固有的发展现实之外,中国博物馆教育随着翻译、语境、人文素养、时代背景等差异,在自身发展不统一和外来文化不同步双重影响下,一些重要词语出现了不同程度不同步现象,博物馆教育是其中之一。

  01

  教育内涵方面

  博物馆学家苏东海指出,“博物馆不是学校的附属课堂,博物馆有自己的教育学。”“如果博物馆不是与学校教育趋同,而是自觉地与学校教育区别开来,努力去创造有博物馆教育特色的思想和实践,那么博物馆教育就会在社会大教育系统中独树一帜,释放出博物馆教育的特殊价值。”

  然而,现实情况是,博物馆距离建立自己的教育学还有很长一段路,其中一个表现是,博物馆教育方面核心词汇没有相应的理论梳理,得不到应有的理解和尊重,一些核心词汇过度混用、滥用,容易造成学科研究方面的混乱甚至误解,如博物馆教育、博物馆教育活动、博物馆教育项目、公共教育项目,等等,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与统一,也需要必要的规范和界定,这样对博物馆教育研究事半功倍。

  此外,我国博物馆教育同质化严重,随着教育理念的深入发展,博物馆各职能部门教育意识的觉醒,藏品信息挖掘不断深入,文保技术、流程的开放,研究资料和信息数据化,博物馆教育内涵、范畴与职能将会发生巨大变化。

  02

  教育部门设置方面

  目前,我国博物馆教育通常是宣教部门完成,具体到各个场馆,仅从名称上来看,有宣传教育部、公共服务部、社会教育部、外联部等,其工作职责也往往是包罗万象,如展厅日常维护、讲解接待、社会教育、宣传外联等,使得其真正从事社会教育的使命较为弱化,有时从业者自嘲为“打杂”部门。

  事实上,博物馆业务部门,都有其特定的知识需要公众去了解,文保部门有文保知识方面的教育、藏品部门有藏品知识的教育、安全部门有安全知识的教育等,从这个意义上看,博物馆教育活动需要跨越部门界限,成为每个职能部门的目标任务。突破博物馆现有部门和业务隔离,寻求博物馆教育综合资源共享、分享、交流将是博物馆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

  03

  教育人员构成方面

  首先,现有大部分博物馆教育人员称谓上存在差异,有各类型主任(宣教部主任、外联部主任、公共部主任等),有教育主管、教育管理者、教育员、讲解员、宣教员,有教育项目负责人、学艺员,等等。事实上,其工作职责也较为繁杂,其真正从事社会教育的使命反而较为弱化。

  其次,大多数博物馆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博物馆教育的转变,博物馆藏品保管、陈列展览业务的研究人员或管理人员对教育不重视甚至无视,这些业务人员普遍认为教育是教育部门的工作职责,博物馆的主要任务是“搞研究”“办展览”。

  此外,大专院校相关专业在教学上对博物馆教育方面的权重还是太小,也导致博物馆教育人员人才结构和层次出现严重的问题。

  04

  教育场地问题

  目前,我国大多数博物馆没有专门的教育活动场地。其中,有些博物馆有教育活动的职能但是没有教育活动的场所;有些博物馆只有临时性教育场所;有些博物馆虽说有基本固定的教育活动场所,但只是展览空间的一种延伸,也即是某个展览临时留出了一个场地而已;有些博物馆虽说有相对独立的专门的教育中心,但是也只是建设过程中预留了一间空房子,不具备教育活动实施的必要条件,等等,真正有从活动实施方面考量的教育场地不多。

  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内在要求

  博物馆教育是一种整体协调、跨部门、跨学科的机构使命,为最大程度发挥这一使命优势,采取最优化的运作模式,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有其内在要求和必然性。

  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是博物馆教育发展形势的需要。中国博物馆社会教育发展势头迅猛,社会教育涉及面广、学科要求宽,需要有相对独立的项目“牵头人”,教育过程中各项工作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事情,同时也是整个博物馆的责任和使命。一个有特色的博物馆教育产品,需要充分挖掘博物馆藏品信息,有完善的教育方案、教育意义评估,以及宣传推广方案,这都需要博物馆多个部门的通力合作,才能达到效益最大化。因此,以超越部门区隔的制度去推动,就势在必行。

  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是博物馆教育功能发展的需要。当代博物馆以教育为博物馆社会功能的核心之一。2007年,国际博协也在定义中强调了博物馆的教育功能,突出了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本质意义。

  同时,博物馆内涵一直在调整,博物馆类型不断变化,博物馆数量与日俱增,博物馆教育功能也会相应扩展到相关领域,但是特定博物馆人知识储备总是阶段发展的,无法完全匹配博物馆教育功能的扩展形势,因此需要整合馆外资源及相关领域专家,否则博物馆教育内涵将无法把握。教育策划人制度的建立可以使得博物馆教育功能得以全面体现。

  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是博物馆教育交流合作的需要。全国各地博物馆通过不同内容和形式的教育进行合作和交流,互通行业资源优势,开发合作项目,让博物馆特色藏品教育普及化。博物馆人已意识到教育交流合作的必要,近年来,项目管理理念、“无边界”共享平台、知识信息共享理念在博物馆实践发展中得到广泛体现,这些平台、理念突破博物馆横向部门隔阂、纵向藏品历史信息限定、外部的资源限制,组建灵活且非结构化的授权业务团队,是博物馆教育乃至博物馆其他业务工作(如展览、宣传、推广等)的必然要求。

  建立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是博物馆教育市场运作的需要。众所周知,现在是知识付费时代,博物馆文化产品市场化需要文博行业内部主动而为。博物馆经费有限,具体到教育方面经费更是捉襟见肘,有些中小博物馆甚至基本业务经费都得不到落实。这种情况下,需要建立以博物馆人为主导的教育策划人,去对接包括教育资源、藏品信息以及财务等相关的合作关系。随着研学项目热潮,社会力量对文博行业的强势介入,博物馆人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加入,呈现出的社会影响和效果将会明显差异化。

  我国策展人制度起步较晚,同时由于理解上的差异,具体展览实施中的教育项目基本分派到教育部门中。这样,就面临教育策划人制度与博物馆“策展人”制度的关系问题。笔者认为,随着博物馆教育的发展,应该适时去建立相对独立的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

  那么,博物馆教育策划人制度是什么?它是博物馆管理体系制度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与博物馆的宗旨一致的整合博物馆教育资源的一种运行模式,它以藏品阐释为基础,以教育为导向,满足博物馆日常运行需求。在具体实践中,需要注意对博物馆教育策划人赋权,使教育策划人履责,对教育策划人评估。

作者简介

姓名:骆黄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