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文化遗产与博物馆
博物馆文创的非物质化呈现
2020年02月03日 10:24 来源:文博中国 作者:胡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我国博物馆文创事业蓬勃发展,一派欣欣向荣。同时,产品同质化,设计款式单调,产品的库存积压,也成为业界人士巨大的困惑。文创产品的设计该向什么方向发展?产品社会价值取向到底是什么?成为当下博物馆人面临的一个严肃课题。

  造成中国博物馆文创目前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解决问题的关键应该从源头开始:什么是博物馆文创?博物馆文创的目的是什么?时至今日,文创已不单是传统意义上的创意产品和旅游纪念品(creative products),而应该是文化信息与审美价值的再创造,包含物质的与非物质两种类型。作为博物馆,文创应该将自己原有的“物”的存在,艺术化激活,转而馈赠给观众与访者。基于这样一种思考,我们在此提出“博物馆文创的非物质化呈现”的概念。其实,在冰箱贴、胶带纸之类的“文创产品”登场之前,广义的博物馆文创一直存在,博物馆的展览策划、展陈表现就是最重要的文化创意产品。中国一代代的博物馆馆长、展览部主任、美工师,早已为我们奉献了许许多多美好的“文创”作品。

  以下我们以一系列展陈策划的案例,谈一谈展示中蕴含非实物化的文创因素,以及展陈向文创转换的可能性。

  知识传播——学习类

  案例1:山东省蓬莱市戚继光纪念馆

  互动学习项目

  ▲蓬莱戚继光纪念馆

  ▲戚继光纪念馆雕塑

  该纪念馆位于原蓬莱水城的备倭都司府内,以民族英雄戚继光保国卫民、戎马一生为主线,是传承爱国主义精神、弘扬精武文化的重要平台。该纪念馆于2019年6月13日开馆,其特点是将整个景区的室内外空间均作为展陈空间。在明代风格的校场点将台上方有一组巨大的LED屏,观众可以通过视频观赏学习戚家拳,利用影像捕捉技术,观众还可以在大屏上看见自己习拳的实时影像,且可将所成影像带走留存,完成互动。另外,此项目还配有戚家拳拳谱一套,便于观展之外的学习锻炼。可以说,这个可容纳上百人参与的超大互动项目是一个非常有教育意义的、动态的、可以不断升华的文化创意活动。在活动中,既可让观众了解几百年前中华武术里的搏击技术,又传播了民族英雄的爱国主义精神,同时还是一个观众可以通过互联网带走的文创产品。

  案例2:南京博物院与海南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观香——海南沉香文化展”沉香香道活态展演

  该展览2019年8月10日在南京博物院开幕。展览将香道表演与香道学习直接引入展区,由海南省博物馆特邀香艺师——海南沉香文化代表性非遗传承人为观众进行沉香香道活态展演,比如沉香水品鉴、线香品鉴、香道演绎、篆香体验等。观众可以现场学习香道文化礼仪及操作流程,亲身体验悠久古老的中国传统香道风雅,掌握香文化的基本常识。这种沉浸式教学所体现出的视觉、听觉(古琴演奏)、嗅觉的现场感,能将观众迅速带入思古之境,与心灵产生非一般“游学”所能替代的共鸣与震撼。同时,展览还配以全套或部分香事工具与陈设销售,将文创实物与非实物展演结合,给予观众独具地域文化特色的审美体验。

  案例3:绍兴大禹纪念馆

  “夏历”多媒体互动项目

  ▲大禹纪念馆效果图

  ▲大禹纪念馆 夏历封面设计

  ▲大禹纪念馆 夏历效果图

  “夏历”多媒体互动项目是为将于今年开馆的绍兴大禹纪念馆中有关大禹建立夏王朝相关篇章设计的。该项目的设计如下:在一个悬浮空中展现夏历的穹顶影像模型中,实时显示与当时观众观展时对应的节气,并可以在此查询与农事相关的各种天文、气象知识与历史故事。夏历设计为繁简不同、风格迥异的不同电子版本,观众可以自由下载,还可利用互联网登录平台,使其在离开纪念馆后亦可搜寻有关节气以及古时农耕的常识与相关故事。另外,该策划还设计了纸本“夏历”作为文创产品销售。

  互动参与——游戏类

  案例1:“前门show”——前门文化创意项目

  ▲前门SHOW金燕明信片

  ▲前门SHOW金燕形象

  “前门show”是以前门文化为主题的文化创意策划。该策划以“前门show”为切入点,拟通过“历史图像+新影像+交响乐”的多媒体跨界融合,深入展示前门历史文化资源,以文化、艺术、科技的协同创新,创作具有文化创意深度和生命张力的新媒体展览艺术精品。比如策划中的“箭楼雨燕”故事,拟通过语言引领,用一个自动控制的CAVE影院让观众能够“穿越”北京的中轴线。在活动中,观众可以自行操控飞行路线,选择飞行高度,一览北京皇城古都的旧貌新颜。游戏结束时,还可获得一张北京中轴线的地图以及与此相关的系列玩偶。又如“相遇前门”互动项目,拟通过祼眼3D技术让观众与上世纪初落户前门或与前门有渊源的诸多风云人物不期而遇,并跨越时空界限与之合影留念甚至对话,同时还可获得极具穿越感的“老照片”,实时发个朋友圈,进行互动。

  案例2:世界旅游博物馆“我的行程我做主”

  互动游戏(杭州萧山湘湖)

  ▲世界旅游博物馆序厅效果图

  ▲世界旅游博物馆综合厅效果图

  “我的行程我做主”互动游戏策划,是依据旅游行业的特质为世界旅游博物馆的世界旅游展厅设计的一款互动游戏。通过互动,观众可以在展厅一边欣赏世界各地的风景名胜,一边在展线上为自己定制心仪的旅行路线以及参观游览项目、酒店、餐饮和出行方式等。此时,世界旅游联盟的综合平台会即刻做出反应,通过平台的大数据筛选功能,将观众们的定制线路转化为行业的经典路线,向全世界旅友们推介。

  案例3:“卡拉瓦乔工作室”演出

  ▲卡拉瓦乔工作室活动

  作为博物馆展陈文化内涵及纪念活动相关的文化创意show,大卫·卡彭(David Capone)曾通过一部简短的纪录片讲述了一场在那不勒斯Diocesano博物馆举办过的演出。据介绍,该演出始于2006年。当时Malatheatre公司的创始人Ludovica Rambelli在那不勒斯大学就卡拉瓦乔的工作方式进行演讲时表示,最好诠释这种工作方式的方法是通过戏剧表演,因而产生了这场名为《La conversione di un cavallo. 23 Tableaux Vivants dalle opere di Caravaggio》的戏剧(或者简称为Tableaux Vivants活人静态画)。该演出深受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短片《La Ricotta》的启发,目的是通过极简主义的场景透视、巴洛克式的旋律(比如莫扎特、巴赫和维瓦尔第等作曲家创作的旋律),以及模仿意大利大师绘画中充满暗示性灯光效果的那种单侧聚焦点,来实现“巨大的视觉冲击”。演出因其极具形式美,以及人体造型的古典传统精神、舞者的精湛技艺和令人震撼的画面,凭借互联网取得了较大成功,并受到西班牙、法国、以色列和葡萄牙的戏剧节邀请。从博物馆传播功能的角度,是用这种形式对卡拉瓦乔的画室工作进行舞台再现,让观众能够“走到”这位文艺复兴怪才的身边。正如演出出品公司董事朵拉·德·迈欧(Dora De Maio)所表示的:“我们用演员来搭建卡拉瓦乔所画的场景,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复制他的作品,而是重现了他工作室中发生的一切。”从文创的角度看,这个“产品”给予我们终生难忘的“美”的记忆!通过这样一个案例,我们可以从中得到启发,即如何将大众觉得“难懂”的艺术表现形式引入博物馆,实现“大文创”,比如,以此为借鉴,在博物馆内做一些与展览文化内涵或纪念活动相关的文化创意show,让志愿者或观众参与其中,丰富和拓展博物馆展览的外延。

  通过以上策划与实践分析,我们认为,随着博物馆运营逐渐由过去“以物为本”向“以人为本”转变,其所承载的城市文化记忆等功能也逐渐被强化,进而使得与之密切相关联的博物馆文创开始表现出多元化和去同质化。因此,充分挖掘馆藏展品的文化价值,创新产品载体,探索博物馆文创的非实物化呈现,围绕馆藏进行多维度的开发,通过一系列富有文化内涵的沉浸式体验故事、影像、互动项目等延展和扩宽博物馆文创的服务功能,增强博物馆的文化影响力,将成为未来博物馆文创探索的重要方向之一。而受众的主动参与与瞬间发生就如同现代艺术的行为艺术那样,越是动态的、实时的就越能创造精神与文化内涵,让博物馆特色文化能够深入大众生活,使其获得全新的文化体验与审美感受。通过“参与性”文创实践,使博物馆文创活动不再是简单的文创产品买卖,或是文物的衍生物,而是一种以某个文化主题为载体的综合艺术行为。它将历史遗产与现代精神相结合,创造博物馆人与观众共同的“文化记忆”!

 

  (作者系南京百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作者简介

姓名:胡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