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文化遗产与博物馆
构建海昏侯大遗址保护与开发的“江西样本”研究 ——基于国内外大遗址保护开发的比较
2019年11月21日 09:28 来源:《南方文物》2019年第2期 作者:吴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与历史文化资源整理研究”(16@ZH022)阶段性成果

 

  大遗址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具有经济、社会、文化三重价值,是历史的碎片,文明的化石,文化的载体和旅游的对象。南昌汉代海昏候国遗址是惊世大发现,出土文物一万多件,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文物保存最好、主墓内部结构最完整、出土文物品类数量最丰富的典型汉代列侯墓葬。我们必须保护好、开发好、利用好才能对得起古人,后对得起子孙。本文旨在综合比较国内外大遗址公园保护开发模式基础上,结合南昌海昏侯国遗址的实际情况,力争做到历史、社会、经济效益并重,提出打造海昏候大遗址开发模式和发展策略的“江西样本”。

  一、国外大遗址保护的模式与经验

  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的历史积淀,大遗址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保护理念因各民族文化渊源的影响而有所差异。国外许多国家都在执行和探索保护自己文化遗产的方式方法,在遗址保护与利用方面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鉴于历史文化背景的不同,各国对于遗址保护和利用的方式多样、各具特色,虽然这些国家所采取的保护举措各有千秋,而且也未必完全符合中国的具体国情,但从他们的各种保护举措来看,这些成功的历史经验给中国的遗产保护工作带来很多深层次的启示。

  从世界范围来看,当前大遗址保护理念大致表现出三种倾向:一种是欧洲模式,以希腊、土耳其、意大利等国家为代表,其特点是严格讲求保护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一种是日本模式,主要采取保护与利用协调共进的方式,并注重遗存环境的展示与保护;一种是美国模式,以灵活多样的历史文化保护体系和政策激励机制为主要特征。

  1、欧美模式

  欧洲是近代考古学的发源地,早在16世纪就已经产生遗址保护的概念,到19世纪末期逐渐系统化、科学化,从搜求古物艺术品转为完整的发掘、保护、展示大遗址,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形成了比较成熟的遗址保护与发展模式,即保护遗址的原真性和完整性,这一保护理念在世界范围内具有主导性的作用。

  希腊通过遗产保护相关法律的约束,古物工作者对古物的修复极为严谨审慎,比如为了保留雅典卫城的原始风貌,对城市的建筑高度、城市密度、城市色彩都做了严格的限制,最终使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达到了完美的契合(1)。

  德国遗址保护强调充分利用,服务社会的理念,资金的来源也多种多样,除联邦和地方政府外,各基金会、协会和文物所有人都是文物保护资金的重要来源(德国不少城堡都由基金会修缮和运营)。为了提高公众的参与度,政府及相关协会经常组织科普活动,并为学生配发相关宣传手册,同时各地的青年工匠协会还招收年青人,教授他们文物保护的相关技能。主要方法是建立公园、博物馆或微缩景观。例如,柏林断头教堂二战时期被毁,政府没有修复,在损毁的旧建筑上加建了一座教堂和六角形塔楼,在教堂旁边的矮墙上镶上当年教堂被炸碎的玻璃。又如明斯特城墙原物被毁,为了纪念和标识,同时兼顾休闲,改建成了环城带状花园。除了文物古迹,德国对工业遗址也十分重视。旧厂房变身为学校、住宅、博物馆或市政厅,既实现了文物保护又避免了拆除重建的双重投资。

  美国大遗址保护经过近一百多年的积累与发展,形成了与其历史政治地位、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保护与开发模式。国家公园的建设就是其最典型的案例。1872年《黄石公园法》和黄石公园的诞生。1916年国会通过立法成立了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隶属于美国内政部,主要负责美国境内的国家公园、国家历史遗迹、历史公园等自然及历史保护遗产。至2017年,下辖的保护单位一共有400多个,古迹和遗址近七万处,大致划分为自然、历史、军事和游憩四类。

  2、日本模式

  日本大遗址保护模式在亚洲具有典型性,尤其是古代都城遗址的保护理念。其保护主要模式是保护对象由物及人,通过大遗址建设,逐渐扩大到遗址周边环境。20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大力投入史迹公园建设,突出可观赏性和公众参与性,以大遗址结合周围环境展示主体内容,广泛采用复原与“重建”的手段再现历史遗址,不仅带动当地旅游业,也化解了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的矛盾。可观赏性如吉野里瓮棺葬既有地面原状展示,也有对其结构的不同展示。公众参与性如奈良县的飞鸟历史公园以飞鸟地区考古发掘为基础而建,公园通过设置特别料理“万叶飞鸟叶盛御膳”、梦市茶屋、明日香民俗资料馆和犬养万叶纪念馆等(2),使公众参与园内各项活动,满足公众的不同求知欲,通过了解历史,促进遗址的保护。

  二、国内大遗址保护的模式与特点

  大遗址保护(Great Heritage Relic Protection)指对具有特殊价值的大型古文化遗址进行合理的规划、管理和利用。国内从“十五”期间启动,“十一五”期间制定相应的保护规划,2005年8月,财政部、国家文物局印发《大遗址保护专项经费管理办法》(财教[2005]135号),保护的大遗址到“十三五”期间150处,中国遗址保护一直采取以“限制型保护”(静态的、以防止遗址受到损害为主要目的保护形式)为中心的传统保护模式。大遗址的保护与利用方式包括整体和局部保护与利用,局部保护与利用方式主要有2种:部分遗址建成遗址展示区或遗址博物馆;整体保护与利用主要有:1.遗址保护与现代农业园区结合,建成遗址历史文化农业园区;2.将遗址区与风景区结合,建成旅游景区;3.建成森林公园;4.建成遗址公园等。

  1、大遗址保护展示方式

  遗址的展示主要应用于遗址的局部,突出局部的观感体验和展成效果。目前,国内的遗址保护展示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1)保护厅棚:海昏候在一号墓、夫人墓等发掘完毕后,在原遗址上建有展棚,主要是对墓区的保护,此类还有我们熟知的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坑、半坡遗址部分房址等。(2)露天展示:外围通过加设围栏,设置保护区域,内部文物通过材料工艺的本体加固,如隋唐洛阳东阳城遗址的应天门东侧遗址、秦阿房宫前殿遗址等。(3)原址回填地表模拟展示,如殷墟遗址墓葬区,就将地下五米的真人殉葬区保留三个,其余的全部原地覆盖在上面做模拟展示,我们看到真人展成的明显变色;汉长安城内桂宫遗址,对已发掘的遗址进行了精准测量,包括大小、深度、布局、铺地砖位置。遗址回填处理后,在上部用仿真材料按1∶1比例复原。(4)重建:多为基台和建筑物,台基是根据考古资料在遗址上复原重建,如唐大明宫的含元殿遗址。甘肃省天水市大地湾遗址在保护与利用的过程中,综合运用了原址回填地表模拟展示、露罩展示、露天保护展示等多种展示方式。

  2、遗址博物馆

  这是所有有文物出土且具备展成条件的大遗址必须建设的,也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必须要求,通过修建遗址博物馆的方式进行物品和空间的展成,把文化遗产的数量和现存状态作为保护重点,让人们对遗址出土的文物、遗址的历史环境、文化氛围具有良好的感知,同时了解更为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这是我们最熟知的方式,例如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博物馆、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北京周口店遗址博物馆、北京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景德镇民窑遗址博物馆、半坡遗址博物馆和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博物馆等。但这种模式主要在封闭性空间里做物件陈列,表现方式单一,观众只能看和听,被动的感知。

  3、遗址公园

  从国内大遗址保护工作情况来看,遗址公园的类型分为遗址绿化公园、考古遗址公园和遗址文化公园。遗址公园建设模式是科学的运用保护、修复、整合、再生等一系列手法,将大遗址保护与博物馆设计、公园规划有机结合,将已发掘、正发掘和未发掘的大遗址完整保存在公园里,是目前对大遗址进行保护、发掘、展成、研究的较好方式。以公园建设带动当地生态环境的改善,以博物馆建设带动文物的保护,让大家在享受文物、感悟考古的同时,身心得到休闲娱乐。

  遗址绿化公园主要是古城墙的保护,配合附近绿化,例如北京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西安唐城墙遗址公园。考古遗址公园(遗址文化公园)以考古遗址和博物馆展成为主体,强调遗址的原真性,例如秦始皇陵遗址公园、汉阳陵遗址公园、半坡遗址公园等。森林公园以墓葬区为主,将陵墓的保护与城市绿色发展相结合,例如邯郸赵王陵。大遗址公园是历史文化遗存保护的重要方式、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入,城市发展与遗址保护成了两个矛盾的主体,这主要表现是城市用地、周边居民生产生活与就业、交通运输等方面的问题。

  三、南昌海昏侯国遗址建设及运营现状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位于南昌市新建区东北部的铁河乡、大塘坪乡境内,是目前发现的位于南方面积最大的、保存最完好的、内容最丰富的典型汉代列侯国的都城聚落遗址,为汉代海昏侯封地中的生活、丧葬地。作为一个完整的大遗址单元,海昏侯国遗址有紫金城遗址和铁河古墓群组成,遗存面积6.6平方公里,主要指海昏侯国遗址相关的古墓葬群,包括以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墓为核心的城址西部墓群,以及以苏家山为主的城址南部墓群等历代海昏侯墓园、贵族和平民墓等墓葬群。刘贺墓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文物保存最好、主墓内部结构最完整、出土文物品类数量最丰富的典型汉代列侯墓葬。

  江西省委、省政府和南昌市委、市政府提出要以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坚定地扛起肩上责任;以国际化视野和前瞻性思维,科学地制定总体方略;以敢于担当和善于作为的气势,迅速打开工作局面,确立了“三个一流”、“四个结合”、“三个目标”的总体任务,即:一流的考古水平、一流的文物保护水平、一流的展示水平,坚持遗址公园建设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与群众生活水平相结合、与城乡基本建设相结合、与环境改善相结合,打造“全国旅游5A级景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世界文化遗产”三个目标。要紧紧围绕这一总体任务,早日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打造成为江西面向世界的“窗口”和“名片”。

  以文化为魂,依托海昏侯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打造世界级文化遗产旅游区。以生态为本,利用紧邻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区位和自身丰富的生态资源,对接环鄱阳湖都市旅游圈,打造鄱阳湖生态旅游门户。以旅游为业,借南昌打造国家级旅游度假目的地之势,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将大塘坪、铁河两个乡镇打造成大南昌都市圈文化旅游特色镇。

  目前刘贺墓园已完成刘贺墓、夫人墓和充国墓的开挖,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具体负责墓园的整体规划和建设,目前已完成博物馆主体、海昏大道等,主体建筑2019年底完工,对外正式开放。

  四、南昌海昏侯国遗址打造大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江西样本”的思考

  国内外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实践证明,保护文化遗产对于提升区域文化软实力与核心竞争力,发展区域经济、提升一个地区文化形象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南昌海昏侯墓考古发掘自2011年正式启动,至2015年底考古发掘工作取得实质性的进展,2011年-2017年出土各类文物1万余件,包括金器、铁器、青铜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编器、草编器、纺织品和竹简、木犊等,其中出土的整套乐器,包括编钮钟(14件)、编甬钟(10件)、铁编磬、錞于、钲、瑟、琴、排箫、建鼓和乐俑(36件),另外还有4件钟簴和2件磬簴,堪称21世纪的中国音乐考古大发现。出土的青铜器种类繁多,包括编钟、青铜鼎、青铜缶、青铜奁等,是文物考古器型研究的重要实证。其中蒸馏器、火锅等是首次发现,为古代酿造技术、饮食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历史资料和依据。数以千计的竹简和近百版木牍使多种古代文献二千年后重现,是我国简牍发现史上的又一次重大发现,内容涉及到《论语》、《易经》、《礼记》等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的内容,具有极高的文化价值。出土的刻有《论语》并记录了孔子生平、绘有画像的铜镜,是中国迄今最早的孔子形象。出土的大量马蹄金、麟趾金、包金、鎏金车马器、错金银,工艺精湛、图案精美,十分珍贵。随着2018年夫人墓和刘充国墓的开挖,一大批文物等待横空出世,与大家见面。中国大遗址考古发掘的内涵已经扩充为发现、研究、保护、利用、传承。海昏侯墓不仅是专业考古的一次重大发现,也是把考古放到更大的文化视野中来的成功案例,形成“边发现、边研究、边保护、边利用、边传承”的五位一体模式。通过海昏侯及铁河古墓群大遗址保护工程的实施,促进江西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促进南昌旅游业态的转型升级,促进南昌产业结构的调整,提高周边居民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的改善,已经成为历史文化城市拉动城市经济发展,破解城市发展难题的重要之举。

  1、做好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的开发模式的选择

  国外的遗址以石头和大建筑遗迹为主,这些遗址结构性好,保护难度低;中国大遗址大都是土台建筑或者墓葬深埋遗址,保护起来难度较大。从国内目前发掘的同时期的列侯墓来看,主要有西安杨家湾汉墓和西安张安世汉墓,二者均将文物挖掘后回填,文物放博物馆保存;同时期的帝王墓主要有秦陵兵马俑和汉阳陵,他们的建设规制和文物保存程度显然比上者要好,二者都建造大遗址公园和博物馆的形式。立足于海昏侯国大遗址的特点,参照国内外大遗址公园的性质、保护与开发模式,我们应采取考古遗址公园、森林公园与博物馆相结合的方式,即以紫金城(海昏侯国都)、历代海昏侯陵园区、贵族及平民墓葬区等构成的大遗址为单元,建立一个遗址公园。主体墓葬区位于南昌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东南约1000米的墎墩山上,四周山地居多,符合古葬墓遗址建设森林公园的要求,通过构建一个功能完备的博物馆,对出土文物进行文化展成;一个大遗址的展示区,对己经发掘或尚未发掘的遗迹完整地保存;一个休闲森林公园,让大家在游览中学习历史,在历史中有所体验和有所领悟,达到重温历史、增长知识的目的。

  目前,《海昏侯国遗址公园总体规划》已经出炉,但是相关建设项目还正待国家文物局的审批,我们应组织力量认真研究申报成为国家遗址考古公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必备条件,查漏补缺,不断完善,同时也可以联合海昏侯的发源地——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该县现有昌邑故城遗址,昌邑王刘髆墓,海昏侯刘贺废塚)一起捆绑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2、提高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的公众参与感

  由于遗址本身的公共性特性明显,仅仅依靠政府及考古文博机构的力量进行保护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公众的参与保护,公众考古也就是在处理考古学、公众、国家政府三者之间相互关系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

  南昌海昏侯国大遗址公园的展成设计工作,是旅游开发与宣传的前期准备工作,其效果直接关系到旅游开发的市场吸引力、影响力。像四川金沙遗址,长沙马王堆遗址完全发掘后再展成时间较长,效益不佳;我们可以借鉴西安兵马俑、四川广汉三星堆等开发模式,边发掘边展成,整个遗址公园展可成分为六个区域:重要遗迹展示区、大遗址发掘现场、文物修复区、多媒体展示区、博物馆、体验区。参观者从南昌海昏侯大遗址发掘现场开始进入,通过长长的参观栈道,可以看到大墓的原形和已发掘的考古坑,每个考古坑都标注发现的典型物件;然后进入发掘现场,参观者可以看到考古工作人员正在对墓葬进行清理或勘测;然后进入修复现场,可以很直观的看到技术人员如何修复青铜器、漆器等物件(以上区域出于对文物的保护和文保工作的要求,建议采取单向限流的方式);然后参观多媒体演示区,现代化的声光电、3D技术等高科技的广泛运用,无论是宣传片、历史纪录片,都可以带领游客了解“活的”历史,深化对大遗址的认知;接着进入博物馆,一件件精美的文物讲述着海昏侯国的历史,用历史串联文物,用文物说明历史,给每个参观者最直观的感受和学习;最后进入体验区,让游客体验汉风小镇的美丽与古朴,体验数字化虚拟成像技术、虚拟现实技术(VR)展示的西汉民风和建筑,可以从整体上、立体性、多角度、远距离展示大遗址文化,体验考古发掘的乐趣,体验各种文化创意产业项目。遗址主体展示的最大特点就是提高公众的参与度与积极性,综合运用模拟实验、体验活动、观影互动的方式,激发热情,促进科普。做好智慧景区的设计,5G时代的到来,给我们提供了更广泛的大数据展成,一个APP或者一个微信公众号就可以走遍景区,门票发售、景区地图导览、乘车信息一目了然,参观者更加关注的是扫一扫获取文物的讲解,可以像龙门石窟、洛阳博物馆一样,基本上一半以上的文物都可以通过扫一扫。

  3、做好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文化旅游的连片设计

  大遗址公园的保护开发利用要与旅游开发相结合、与人文环境相结合、与城市发展相结合,连片规划,整体打造,做到环境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最佳。一是在完整、有效地保护南昌汉代海昏侯遗址的原真性的基础上,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旅游配套服务功能,开辟专门的公交、轻轨和地铁直达景区。二是要整合周边文化旅游资源,规划好精品旅游线路,包括南昌精品一日游:滕王阁——海昏侯国遗址公园——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南昌古色一日游:八大山人纪念馆——海昏侯国遗址公园——滕王阁;南昌红色一日游: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八一广场——八一雕塑园——小平小道;南昌绿色一日游:象山森林公园(海昏侯国遗址公园)——梅岭景区——吴城镇鄱阳湖湿地。同时由于江南第一豪宅:汪山土库与海昏侯国遗址公园紧邻,也可将二者连片旅游接驳,实现购票优惠等制度,打造出旅游品牌,形成整体的竞争力和吸引力、震撼力。海昏侯和滕王阁、八一起义、八大山人都是南昌的一张名片,我们应该让游客记得起、留得住、还想来。三是要不断丰富旅游要素,挖掘历史文化内涵,提升建设品位,把旅游与餐饮、娱乐、文化以及民风民俗等有机结合起来,如不定期举办海昏侯国旅游文化节,切实把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建设成为南昌乃至江西核心历史文化景区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四是要加大延伸文化产品开发力度,这些产品包括海昏侯相关历史书籍和遗址博物馆报刊、以海昏侯为题材的电视剧或电影、以大遗址公园为背景的舞台剧,以海昏侯为主人公的虚拟成像VR及网络游戏产品、音像产品、出土文物仿制复制产品、旅游纪念品等。

  4、做好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的品牌传播

  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的宣传主要靠爆炸点和持续点。海昏侯国遗址的发掘和研究是一个长期和持续的过程,考古发掘的每一次重大发现就是爆炸点,研究成果的每一次重要发布就是持续点,都可以策划一系列的重大事件:一是通过中央和地方两级媒体的新闻报道(利用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或者直播的方式进行事件的传播,事件传播后一定要注意信息的反馈和互动,鼓励、引导公众进行评论,让事件信息持续发酵并引爆热点话题,以达到持续吸引社会公众对海昏侯遗址的关注和认识效果。2017年的《美·好·中华——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让国人再一次将关注的焦点转向海昏侯,扩大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的知名度。二是突出形成持续报道的机制,每个考古发掘的每个阶段,每个重要文物的修复过程都要新闻宣传走在前头,不然这个惊世发现很快就会被大众所淡忘。三是通过学术交流的方式进行事件传播,让更多的学者知悉并参与到这一事件的研究中来,以扩大海昏侯遗址在国内外的影响。四是通过考古专项全国巡展的方式以扩大其在普通大众的影响力,对公众进行直接的感官刺激,激发公众的求知欲与探索欲,满足公众的好奇心,鼓励公众发微博、微信等,通过社会化媒体或社交网络的方式激发更多的人关注。五是尽快组织我省专家或作家编辑海昏侯历史通俗读本,同时省教育厅应尽快与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沟通,将海昏侯相关知识写进中学历史课本,甚至最好能有相关课文入选小学语文课本。

  同时加快海昏侯品牌的传播,一是要打造海昏侯品牌名称、品牌标识等,在大遗址公园正式开放前,能够给予游客统一的品牌形象并较强的品牌冲击力,建议海昏侯品牌形象设计应该与历史文化名城——南昌紧密联系起来,一座城一个文化标记,不仅可以利用南昌的文化底蕴迅速放大其知名度与影响力,也可以让更多知道海昏侯的人记住南昌。二是要讲好海昏侯故事,基于品牌叙事的方式,通过独创的历史故事,文化故事、人物故事、考古故事,实现提升社会公众对海昏侯国遗址的认识,进而提高对南昌城市品牌形象的认识。三是要丰富遗址公园网站内容,加强网络传播,定期发布一些讲座信息、活动信息、考古信息,同公众进行互动,使公众广泛参与。做好网络博物馆的建设,做到每件展成的文物通过网络博物馆都能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四是定期举行科普讲座,内容以海昏侯考古为主,兼顾中国考古发掘的新动向,邀请国内外知名专家讲好海昏故事,讲好考古故事,让公众了解考古学,了解遗址保护,打造像“岳麓讲坛”这样全国有影响的科普基地。

  5、加大南昌海昏侯大遗址公园的人才引进

  大遗址保护与一般遗址或以地面建筑或文物古迹的保护不同,它涉及包括学术和管理的综合知识结构。其中包括:考古学、历史学、文物学、博物馆学、规划学、地质学、航拍和遥感技术等等。因此,多学科协助在大遗址保护过程中显得尤为突出和重要。目前南昌成立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负责大遗址的整体开发,省文物考古院负责遗址发掘和文物保护。以考古和发掘为例,目前南昌海昏侯大遗址的考古、发掘、研究的主要本土力量为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的整理、修复和进一步研究相当一部分依靠外来力量,例如竹简和漆木器的修复主要依托荆州文保中心,竹简的研究主要依托北京大学,青铜器的修复和研究主要依托北京大学和国家博物馆,玉器的研究和修复主要依托北京大学和厦门大学。人才问题是突出问题,高校学科建设是人才培养的龙头,我们需要大量的技术型人才、研究型人才、管理型人才和营销型人才,这些一部分需要本土高校加大学科建设,扶持相关学科的博士、硕士点,另一部分需要从省外引进一批高素质的专门人才,包括文物保护、文创产业等等,同时也可引进有经验的专业化文化资本运营团队和旅游职业经理人。

  注释

  [1]汤倩颖:《关于考古遗址公园规划设计原则与理念的探讨》,《遗产与保护研究》2018第6期。

  [2]王璐艳:《中国考古遗址公园绿化规划理论研究》,《绿色科技》2018年第7期。

  [3]李海燕、权东计:《国内外大遗址保护与利用研究综述》,《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9期。

作者简介

姓名:吴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