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世界考古
探寻水下古城 希腊福朗荷提遗址考古新成果
2021年02月24日 09:32 来源:大众考古 作者:郝际陶 字号
2021年02月24日 09:32
来源:大众考古 作者:郝际陶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要探寻欧洲早期人类文明起源绕不开福朗荷提遗址,这里或许是目前为止欧洲最古老的村落遗址。早在 20 世纪 60 年代,福朗荷提遗址就开始了考古发掘。1967 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古典系雅各布森(T.W.Jacobsen)教授领导的团队开始发掘福朗荷提遗址,并持续到 1976 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美国驻雅典考古所的学者参加了此项工作。福朗荷提遗址以其丰富的地层资料,展示了人类在这里自冰期末至新石器时代连续的生活图景。

  经14 C 测定,遗址时间约起自公元前 4 万年第一个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出现时,约止于公元前 5000 年的新石器时代末人类开始使用金属工具时,该地层中的人类文化遗迹 3.5 万年间几乎从未中断,这一遗址是世界上已知人类居住时间最久的洞穴。福朗荷提发现的黑曜石工具是爱琴地区已知最早的此类石器。这些黑曜石来自 150 公里之外的米洛斯岛,两地间是浪涛翻卷的宽阔海面。说明此地先民利用富饶的海洋资源的能力和航海技术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福朗荷提的居民有可能来自东方,他们漂洋过海到了这块土地。福朗荷提遗址出土的陶器、饰品显然不是在洞穴内生产的,很可能有另外一个生产地,那里可能是欧洲最早的村庄或最古老的村庄之一,它现已没于水下。

  这块吸引考古工作者的福地,对于理解欧洲文明起源,尤其希腊半岛上人类文化文明之萌始,以及古代东西方的交通,均有有益的启示。

  2013 年夏天,瑞士日内瓦大学朱利安·贝克(Julien Beck)教授在基拉达湾(Koilada)潜水,眼前的景象令其兴奋不已。第二年夏天,他又来到此地,促使基拉达湾水下考古得以立项。

  图①② 福朗荷提洞穴

  图③ 福朗荷提洞穴在阿哥斯半岛西边海岬西端

  基拉达湾实际上是福朗荷提附近一个海岸小平原,新石器时代的农民可能在此定居形成了村庄。目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海湾的两个部分 :福朗荷提洞穴附近(被淹没的新石器时代村庄)和洞穴以北几百米的兰帕纳(Lambayanna)地区设防的定居地。该项目由希腊文化部海洋考古局局长迪斯皮那·冦索巴(Despina Koutsoumba)与瑞士驻希腊考古学院(Swiss School of Archaeologyin Greece)的贝克教授合作。

  在 2014 年的准备工作中,他们在附近的兰帕纳海滩训练时看到了陶器碎片。

  2014 年,星球太阳能号(Planet Solar)穿过希腊科林斯地峡运河,进行爱琴海水下考古

  兰帕纳海滩发现的陶片(Martin Barillas 摄)

  潜水员对水下的兰帕纳遗址进行细致搜索

  震惊世人的大规模建筑遗迹

  2015 年 7 月开始对该址进行全面调查。考古队员发现,在这片面积超过 12 英亩(约 4.8 万平方米)、相当于 10 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广袤区域,可以看到几座建筑,呈椭圆形或圆形、长方形,与同期的勒纳(Lerna)、太林斯(Tiryns)、阿西奈(Asine)遗址所见类似。更令人惊讶的是,遗址上至少有三个马蹄形的地基。这在希腊其他地方未曾见过,很可能是大型防御塔的遗迹。

  兰帕纳水下遗址 3D 图像(Martin Barillas 摄)

  兰帕纳水下壁垒森严的城市遗址复原图

  这个地方文物的数量和质量都很不一般,包括陶器、红陶器、石器和可以追溯至公元前 3200—前 2050 年间的黑曜石刀,总共发现了超过 6000 件与海岸线附近的水下遗址有关的遗物。

  这座古城的规模巨大,其建筑独一无二,直到现在才为人所知。在石块地基上一定有砖砌的上层建筑,况且在水下找到这种墙的机会千载难逢,足见其重要性。该地的完整规模尚不清楚,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有合围的防御工事。除了这些建筑,考古学家们还发现了一些石块铺就的看起来像是街道的地面。

  兰帕纳遗址的街道或墙基遗存 ( 日内瓦大学提供)

  虽然希腊的青铜时代经济主要是农业,但也有一些证据表明,出现了冶金和采矿技术的进步。似乎在伯罗奔尼撒沿岸出现了某种市场经济,兰帕纳遗址之所以加强了防御工程,正因为它是贸易商品的存储地。同一时期的其他文明,如古埃及人和克里特岛及圣托里尼岛的早期居民也有类似情况。研究者发现的水下建筑与吉萨金字塔 ( 公元前 2600—前 2500 年 ) 和克里特岛早期米诺斯人定居点(公元前 2700—前 1200 年)的时间差不多,比迈锡尼文明(公元前 1650—前 1100 年)早 1000 年。自 2016 年起,考古学家将注意力集中在基拉达湾北部。

  多技术助力揭示遗迹空间布局

  2016 年的发掘工作非常成功地结合了各种手段,使用了三种不同的技术 :磁力测量、ERT(电阻率层析成像)和GPR(地面穿透雷达)。

  前两周专门做地形测量和地球物理测量,其余三个星期进行水下发掘。地球物理测量扩大到大约 1.4 万平方米的居地遗址 :包括海底和干燥的陆地,居地遗址则有可能超过 2.6 万平方米。在大约1 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用磁性探测的基拉达海湾是迄今为止在地中海东南部发现的最大规模的浅水水下考古遗址 ;至于特别用于海洋考古的 ERT,2016 年期间探测的地域在迄今为止的欧洲已知者中面积最大。

  地形勘察揭示了可见建筑遗迹的范围及定居地部分空间结构,建筑遗迹的位置(包括在海滩北端的大型建筑)与2015 年发现的位置并不完全一致,这一情况有待未来进一步弄清。另一个惊喜来自令人印象深刻的系列平行墙,呈西北—东南走向,目前尚不清楚它们的功能。地球物理测量以及其他测试结果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对水下定居点的看法,它们具有被埋藏的特征,其中大部分具有墙壁或建筑物遗迹。这意味着定居地曾延伸到沙洲和卵石滩下面,甚至可能是海滩再往后的田野。该遗址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大大超过了之前的想象。

  地形测量

  水下发掘

  水下发掘也取得了可喜的结果。首先在该地区被淹没之前,定居点的废墟中有一些大坑,可能意味着这里在海侵之前就被放弃了。此外,在海底建筑遗存下面的另一地层发现有一系列的大石块,不知是什么结构遗迹,这很可能是更早的人类占据该地的证明。这一层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3 千纪早期,而在海底的建筑遗迹则属于公元前 3 千纪中期。

  地磁测量

  来自地形测量、地球物理测量和水下发掘的结果,进一步证实了青铜时代的锚地在离岸更远的地方,发现大型储物罐的残骸。即使是曾经被认为向南延伸的天然界限的众多海滩,现在看来也是在青铜时代早期或之后形成的,更多的建筑遗迹可能就在它们之下。

  实践证明地球物理测量方法非常有效,同时也为海洋考古应用制定了新标准。然而这项任务还没有完全完成,因为在 2016 年的研究中,只探测了部分沙洲和海滩,更不用提离岸或内陆地区了,未来的研究肯定会着眼于更好地理解这个愈加复杂和刺激的水下考古遗址。

  人类与海岸线相抗争

  2017 年发现了一座处于早期阶段的建筑,最深处的岩层中有从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过渡时期的陶器。新石器时代全新世早期,基拉达湾(Koilada Bay)的大片区域确实高于海平面。考古人员采用岩石物理、沉积学、地球化学和年代地层学方法取得并分析了长达 6.3 米的8 个沉积物岩芯 ;最长的岩芯达到上覆一层碳酸盐碎石的基底,这里的有机物年代约为公元前 8500 年。

  海边环境的变化造成其上覆盖着坚硬的淤泥,淤泥上面是夹有植物根的沉积物,再上面是一个贝壳层,年代约为公元前 6300 年。贝壳层覆盖了这里,反映了海侵的事实。该层比当时的全球海平面要深 7.7 米,这体现着该地区发生的构造沉降。贝壳层被粒度更细的大量海洋碳酸盐沉积物覆盖。这些都可能是现代人类活动的结果,这些结果表明人类已经占据了此地。暴露在表面上的陶器碎片属于新石器时代早期至中期,它告诉我们,新石器时代的人在这片充满活力的土地上同变化迁移的海岸线相互影响。专家们希望,即使这些文物是孤立的,也不能排除未来对福朗荷提洞穴水下环境的调查中会发现被埋在海底沉积物中的新石器时代村庄的可能。

  到 2018 年 6 月为止,考古人员通过发掘认为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在基拉达湾可能已经建起了一个村庄,但此说法还没有得到有力的支持,目前还没有发现福朗荷提洞穴中新石器时代人类住所的明确证据。考古学家对发现被海洋沉积物淹埋的村庄依旧充满期待。

  尽管新发现的这座古城的全面影响还有待确定、尽管海平面上升和构造板块的变化可能造成该城市毁灭,但贝克和他的同事们并没有猜测为什么这座城市在几千年前沉入了海底,他们也没有声称这座被淹没的城市是亚特兰蒂斯(Atlantis)。

  (本文刊登于《大众考古》2018年09月刊,作者为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郝际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