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世界考古
徐昊:古埃及麦地那工匠村兴建起源
2017年10月24日 14: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昊 字号

内容摘要:围墙可以有效限制工匠人身自由和活动范围,便于全面掌控工匠村,确保工匠严守皇家陵墓秘密,还能抵挡荒漠中野兽和匪盗的袭扰,为常驻工匠提供安全屏障。因此,巴德和瑞德福德等学者认为,麦地那工匠村代代相传的这种崇拜行为,无疑是源于工匠对村子兴建者的感激与膜拜,阿蒙霍特普一世极有可能是工匠村的最早营建者。值得注意的是,图特摩斯一世在较短执政时间内,为自己修筑了两座墓穴,即考古编号为国王谷第二十号墓穴和国王谷第三十八号墓穴,其修筑效率之高很大程度上受益于麦地那工匠村中驻守的工匠。虽然阿蒙霍特普一世被麦地那工匠村居民特别是被修筑法老墓穴的工匠尊奉为神灵,世代接受崇拜,但这种崇拜更可能源于他生前给予工匠的保护和支持。

关键词:工匠;麦地那;围墙;墓穴;霍特普;埃及;国王;兴建;考古发掘;修筑

作者简介:

  古埃及的工匠村是负责修建皇家陵墓御用工匠居住的小型社区,修建于陵墓附近的荒芜之处。埃及卢克索城附近的戴尔·埃勒·麦地那地区保留着古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工匠村遗址,学者们将其称为“麦地那工匠村遗址”。麦地那工匠村存在400余年,遗址中出土了大量古埃及文献,成为学者们研究古埃及社会历史状况的重要资料。目前,学界虽已形成共识,认为麦地那工匠村兴建于新王国(前1569—前1081)初期,但究竟是谁最初主持了麦地那工匠村的兴建,却仍存颇多争议。为此,埃及学界和考古学界进行了长期的争论和探讨。

  图特摩斯一世兴建说

  1975年,法国东方考古研究所考古队从麦地那工匠村遗址发掘出一块围墙砖,砖面刻有图特摩斯一世(ThutmoseⅠ)王名圈。据此,以埃及学家乌普希尔(E. P. Uphill)和麦克道威尔(A. G. McDowell)为代表的学者认为,这一考古发现足以证明,修建麦地那工匠村的是十八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一世。该观点较为注重考古资料,特别突出了围墙在该工匠村产生过程中的特殊作用。具言之,古埃及语中的村镇或城镇一词通常写作(niwt),象形文字中间交错的线条为道路,外围圆圈代表围墙,意指有道路和围墙的地方就是村镇,围墙的存在成为衡量一个村镇是否形成的重要标志。

  考古发掘表明,麦地那工匠村由围墙环绕,墙体皆用泥砖砌成,6—7米高、1.5米厚,曾安置过从埃及各地挑选出来的数百名能工巧匠。围墙可以有效限制工匠人身自由和活动范围,便于全面掌控工匠村,确保工匠严守皇家陵墓秘密,还能抵挡荒漠中野兽和匪盗的袭扰,为常驻工匠提供安全屏障。据文献记载,麦地那工匠村还驻扎着一定数量的巡查警备队守护围墙。

  “多伦多A11号陶石片”为我们保留了一位巡查警备队长对围墙的描述:“我在西底比斯做巡查警备队员,为了保护这一伟大地方(工匠村)的围墙。我被任命为巡查警备队长,这是对我良好表现的嘉奖。”围墙在维护工匠村安全和工匠集中管理方面的不可替代性由此可见一斑。因此,一些学者认为,应将围墙视为麦地那工匠村创建的重要标志。

  围墙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许多出土于工匠村的文献还将“围墙”这一概念引申为工匠村。例如,“开罗25726号陶石片”提到,“法老统治第一年冬季第二个月,墓地总督来到围墙,宣读了一封法老的信件”。此处叙述的是墓地总督驾临工匠村宣读法老敕令的情景,而“围墙”一词指代工匠村。换言之,围墙实际上已成为工匠村的代名词。由此,以乌普希尔为代表的埃及学家认为,考古活动中发掘出的墙砖就是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修筑工匠村围墙时留下的纪念物,以此彰显法老修建工匠村的功迹,亦是工匠村兴建的有力证据。

  阿蒙霍特普一世兴建说

  以巴德(Kathryn. A.Bard)和瑞德福德(D. B. Redford)为代表的另一些埃及学家提出,工匠村的创立者并非法老图特摩斯一世,而是前任法老阿蒙霍特普一世(Amenhotep I)。这一观点更为重视象形文字文献的考证和分析,认为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自《奈费尔霍特普石碑》。这块石碑描绘了十九王朝(前1315—前1201)时期担任麦地那工匠村工匠首领的奈弗尔霍特普(Neferhotep)向法老阿蒙霍特普一世以及王后阿赫摩斯·奈菲尔塔莉(Ahmose-Nefertari)贡献祭品的场景。石碑中的工匠首领奈弗尔霍特普单膝跪地,双手举起,呈祈祷式,向法老和王后诚心献祭。

  该石碑表明,麦地那工匠村有崇拜法老阿蒙霍特普一世的宗教习俗。实际上,这是麦地那工匠村中特有的世代相传的习俗。因此,巴德和瑞德福德等学者认为,麦地那工匠村代代相传的这种崇拜行为,无疑是源于工匠对村子兴建者的感激与膜拜,阿蒙霍特普一世极有可能是工匠村的最早营建者。

  图特摩斯一世兴建可能性最大

  不可否认,以上两种观点在探讨麦地那工匠村兴建起源的问题上不乏合理性。囿于考古和文献资料的限制,二者都未能进行深入阐释。为此,我们不妨从以下两个维度进行探究。

  一方面,修筑和装饰王室坟墓是设立工匠村的主要目的,工匠村一般建造在法老墓穴附近,最大程度节约人力和物力。因此,麦地那工匠村建在新王国历代王室墓穴聚集地——国王谷和王后谷附近。从考古发掘看,阿蒙霍特普一世并没有将墓穴修建在国王谷,而是把它建在了国王谷东南面的迪腊·阿布恩·那伽,此处距离工匠村相对较远,不便于工匠日常进入工地。虽然有学者猜测,国王谷第三十九号墓穴可能是为阿蒙霍特普一世修筑的,但该墓穴中既没有精致的做工也没有精美的壁画。如果国王谷附近有大量专业化工匠驻扎的村落,该墓穴无论从规模还是工艺而言,决不会如此。

  另一方面,古埃及人具有与众不同的来世观念,他们将人的一生形容为一瞬间,认为永恒只属于来生,死亡只是联通这两者的媒介。为此,古埃及人在生前格外重视安排“后事”。依照惯例,古埃及法老在登基之时就开始选定墓穴地点,之后紧锣密鼓地开工修造。历史上,阿蒙霍特普一世在位20年(前1545—前1525),而图特摩斯一世在位仅9年(前1525—前1516),相比二者在位年限,阿蒙霍特普一世理论上拥有更充足的时间为自己营建精致墓穴,但事实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图特摩斯一世在较短执政时间内,为自己修筑了两座墓穴,即考古编号为国王谷第二十号墓穴和国王谷第三十八号墓穴,其修筑效率之高很大程度上受益于麦地那工匠村中驻守的工匠。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无论从考古发掘的墙砖还是墓穴所在地而言,图特摩斯一世首先兴建麦地那工匠村的可能性最大。虽然阿蒙霍特普一世被麦地那工匠村居民特别是被修筑法老墓穴的工匠尊奉为神灵,世代接受崇拜,但这种崇拜更可能源于他生前给予工匠的保护和支持。

 

  (作者单位:南通大学文学院历史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