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科技考古
碎而不残:陶瓷科技考古的样品选择问题 ——读《2009-2013 年合浦汉晋墓发掘报告》有感
2017年02月15日 16:47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杨哲峰 字号

内容摘要:如果是无损检测,在检测后还可以将经过检测的碎片再拼对复原到样品原来所在的器物上,从而最大限度上减少对器物的损害。在整理考古报告或检测分析报告时,要把经过检测的器物的图文信息完整公布,这样读者也就可以把检测结果与完整的器物形态联系起来了。系统性就是在选择检测样品时,尽可能从出土遗物的实际情况出发、结合学术研究的需要,做到横、纵结合,既要照顾到陶瓷器物的不同类型,也要兼顾其在时间早晚上的发展变化,挑选出有系统性的系列样品。总之,应尽量选择地层关系明确、单位归属清楚、又能够完整复原器形的标本作为陶瓷科技考古的检测样品,做到“碎而不残”,通过对可拼接复原的有效碎片的检测来构建“质”与“形”的桥梁。

关键词:检测;器物;标本;陶瓷;选择;考古;汉晋;分析;出土;形制

作者简介:

  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合浦县文物管理局编著的《2009-2013 年合浦汉晋墓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16 年7 月,下文简称《合浦汉晋墓》,注文仅标注报告中的页码)新公布了在合浦县城周围15 处工地经抢救性发掘清理的154 座汉晋墓葬资料(包括出土的1700 余件随葬品),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于合浦作为汉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的文化面貌的认识。尤其是该报告中附录的《合浦东汉晚期至三国墓葬出土陶器测试分析报告》(第375- 384页),指出“所分析高温釉陶的釉层为采用氧化钠(Na2O)和氧化钾(K2O)为主要助熔剂的混合碱釉”(第383 页)。这是陶瓷科技考古的一项新收获,也是继南越宫苑遗址(《南越宫苑遗址:1995、1997 年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8 年8 月)以来,岭南地区再次发现汉代的“碱釉”陶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然而,对于如此重要的发现,有关的检测分析报告却给人以美中不足的感觉。究其原委,才发现问题原来出在检测样品的选择上。

  首先是选择用于检测的样品在数量上十分有限,且年代集中于东汉晚期至三国时期,既没有从时间纵向上照顾到这批新发掘资料所涵盖的不同的发展阶段,也没有从质地上尽可能将发掘资料所呈现的不同类型的陶瓷产品包括在内。依据《合浦汉晋墓》报告,154 座汉晋墓分属于四个大的时间段,即15 座西汉晚期墓、47 座东汉墓、80 座三国墓、12 座晋墓,累计出土了大约1313 件陶瓷器。其中被归入“高温釉陶”的有136 件、被归入“青瓷”的有29 件,这些都是施釉的器物;此外,在被归入“陶器”的1148 件器物中,也有大量器物是器表施釉的。问题是:这些被归入“陶器”的施釉器物在胎釉上有何特点?它们与被归入“高温釉陶”的器物之间有何区别?当“青瓷”出现后,在胎釉特征等方面又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照理这些问题都应该是在进行检测样品的选择时首先要考虑到的。然而,在实际挑选用于检测的6 件样品中,器表施釉的仅3 件,且均属于报告所归纳的“高温釉陶”类型。这样一来,尽管通过检测发现了碱釉的存在,取得了一项重要的收获,但仍无法通过仅有的数据从时间纵向上考察合浦地区施釉器物的胎釉演变情况,也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