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资料库
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
2019年12月18日 16:24 来源:《考古》2019年第7期 作者:刘锁强 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刘锁强 邓婉文 何嘉宁 巫幼波 王幼平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英德市博物馆

  摘 要:2016~2018年,对青塘遗址黄门岩1~4号洞进行了发掘,清理出墓葬和火塘等遗迹,出土古人类化石、石制品、陶器、蚌器、骨角器和动物骨骼化石等各类遗物一万余件,为华南-东南亚地区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考古学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关键词: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文化演进

  基金: “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原地区晚更新世古人类文化发展研究”(课题编号为11&ZD120)的资助

 

  青塘遗址位于广东省北部英德市青塘镇(图一)。该遗址发现于1959年,当时青塘镇属翁源县管辖,最初命名为翁源县青塘遗址。遗址包括黄门岩1~4号洞、吊珠岩、仙佛岩及朱屋岩等多处洞穴地点,因同时发现打制石器、局部磨刃石器和陶片等文物,其年代被认定为新石器时代早期[1]。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广东省博物馆等单位曾两次对青塘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2],但未做过正式发掘。

  青塘镇地处粤北山区南部、北江一级支流滃江的中游,境内为典型喀斯特地貌,发育有较多石灰岩溶洞。黄门岩位于青塘镇南部榄村,为一座马鞍形石灰岩孤峰,北距青塘河约1300米,洞口西南距青塘河支流约900米。黄门岩南麓有大小各异的四个洞穴,自西向东分别编号为1~4号洞,洞口相对高度约5~10米(图二)。其中1号洞(图三)和4号洞(图四)狭长幽深,2号洞开阔敞亮,洞厅面积大(图五),3号洞则为岩厦,1~3号洞的洞口皆朝西南,4号洞的洞口则为南向。

  为全面了解遗址的文化内涵,建立可靠的地层序列与年代框架,促进华南-东南亚地区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诸多学术课题的深入探讨,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6~2018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英德市博物馆等单位对青塘遗址进行了主动性考古发掘。

  由于其他地点遭受破坏严重,因此发掘区集中在黄门岩1~4号洞四处洞穴地点,发掘面积共54平方米,其中2号洞地点发掘了30平方米(图六),同时还对周边其他石灰岩洞穴开展系统的调查。在常规田野考古发掘外,本项目还引入年代学、古人类学、环境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土壤微形态、残留物分析、石料产地分析及三维影像重建等多学科理念与技术手段,全面提取、分析遗址内的各类信息,开展多学科综合研究。发掘过程中除系统提取多学科测试样品外,所有早期堆积单位的土样都逐一进行浮选与重选,获取了数量庞大的石制品碎屑、动物骨骼碎片、小动物化石及炭化植物等遗存。

  一、地层堆积

  由于洞穴堆积成因复杂,且多次受自然和人为扰动,因此青塘遗址的文化层堆积也异常复杂,且有多处堆积胶结情况严重。本次发掘秉持辨识与区分最小堆积单位的原则,确保各类文化遗存出土单位与地层关系的精确性,同时作为复原遗址堆积形成过程的依据。经过三年的考古工作,揭示了青塘遗址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初期连续的地层堆积,并在严重胶结的堆积中发现并清理出墓葬与火塘等重要遗迹单位。

  各个洞穴地点地层堆积保存状况不一,其中黄门岩2号洞地点保存相对最好,在发掘过程中辨识并划分出早期文化堆积单位近70个,从晚更新世晚期延续至全新世初期。由于发掘区地层堆积分布不均匀,因此分别以黄门岩2号洞地点西壁胶结堆积、TS1E22和TS1E23北壁剖面为例介绍遗址的地层堆积情况。

  (一)黄门岩2号洞地点西壁胶结堆积(图七)

  西1层:灰褐色砂质黏土,胶结严重,由东向西倾斜状堆积,夹杂少量石灰岩碎角砾,含大量螺壳,出土零星夹砂粗黑陶片,厚0~18厘米。

  西2层:深红褐色砂质黏土,胶结严重,含大量螺壳,厚7~10厘米。

  图一 英德青塘遗址位置示意图 下载原图

  1~4.黄门岩1~4号洞 5.朱屋岩 6.仙佛岩 7.吊珠岩

  图二 黄门岩1~4号洞地点远景(南→北)

  图三 黄门岩1号洞地点(西北→东南)

  图四 黄门岩4号洞地点(西南→东北)

  图五 黄门岩2号洞地点(西南→东北)

  西3层:灰褐色砂质黏土,胶结较严重,夹杂较多粗砂粒,含密集分布的螺壳,出土零星石制品和陶片,厚2~52厘米。

  西4层:灰褐色砂质黏土,胶结严重,相对纯净,含较多螺壳和动物碎骨,厚4~14厘米。

  西5层:灰褐色砂质黏土,胶结严重,含大量螺壳,厚0~18厘米。

  西6层:灰褐色砂质黏土,胶结严重,含较多螺壳,厚4~14厘米,顶部钙板厚1~10厘米。

  (二)黄门岩2号洞地点TS1E22和TS1E23北壁剖面(图八)

  第1层:灰黑色表土,含较多近现代陶瓷片和碎砖瓦,出土较多砾石制品、动物骨角、螺蚌壳等,厚9~16厘米。

  第2层:近现代扰土,红、黄、灰色相间,土质较疏松,应为近代垫土层。无文化遗物,厚18~44厘米。该层下叠压近代坑状堆积K1。

  第4B层:红褐色砂质黏土,土质较致密,大致呈水平状堆积,偶见石灰岩角砾,出土遗物较少,厚4~22厘米。

  第5层:深红褐色黏土,土质致密且湿黏,大致呈由西北向东南倾斜状堆积,局部含较多石灰岩碎角砾和零星螺壳,出土大量石制品、骨角器、动物骨骼及少量早期陶片等,厚9~53厘米。

  第6C层:红褐色黏土,土质较致密,大致为水平状堆积,局部含少量角砾,出土少量动物骨骼,厚0~22厘米。

  第8A层:红褐偏黄色黏土,土质致密,局部含少量石灰岩角砾和胶结土块,出土少量动物骨骼,厚0~18厘米。

  第9层:红褐色砂质黏土,夹杂浅黄色斑点块,土质较致密,大致呈由北向南倾斜状堆积,包含较多较厚的钙板块和石灰岩角砾,出土较多动物骨骼及少量螺蚌壳,局部区域出土遗物丰富且集中,厚0~28厘米。

  图六 黄门岩2号洞发掘区(西南→东北)

  图七 黄门岩2号洞西壁胶结堆积地层剖面图

  西1.灰褐色砂质黏土 西2.深红褐色砂质黏土 西3.灰褐色砂质黏土 西4.灰褐色砂质黏土 西5.灰褐色砂质黏土 西6.灰褐色砂质黏土

  第10B层:红褐色砂质黏土,土质较致密,大致呈水平状堆积,含较多胶结土块、钙板块和炭屑,出土少量动物骨骼,厚7~18厘米。

  第10C层:棕褐色砂质黏土,土质较致密,大致呈由西北向东南倾斜状堆积,出土遗物甚少,厚0~36厘米。

  第11层:红褐色砂质黏土,土质较致密,大致呈由东北向西南倾斜状堆积,局部含少量小角砾,出土较多螺蚌壳和动物碎骨,厚7~12厘米。

  第13D层:亚砂土与砂质黏土相交,青灰色与棕褐色相间,土质较致密,大致呈由西向东倾斜状堆积,偶见炭屑,出土少量动物碎骨,厚3~22厘米。

  以下多为石灰岩角砾,未发掘。

  二、遗迹

  包括墓葬和火塘两类。

  (一)墓葬

  16YQHM1M1 位于黄门岩1号洞地点TN42W31东南部和TN41W31东北部,叠压于第4A层下。M1出土人骨化石1具,葬式为蹲踞葬(图九)。人骨下方垫有石块,人骨旁发现骨针1枚,可能为随葬品。与人骨伴出炭样的加速器质谱仪(AMS)碳十四测年数据为距今13600~13455年。该墓是我国目前考古发现年代最早、可确认葬式的墓葬,所出人骨化石是广东境内保存最完整的距今1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

  图八 黄门岩2号洞地点TS1E22和TS1E23北壁地层剖面图

  1.灰黑色土 2.红、黄、灰色相间土 4B.红褐色砂质黏土 5.深红褐色黏土 6C.红褐色黏土 8A.红褐偏黄色黏土 9.红褐色砂质黏土 10B.红褐色砂质黏土 10C.棕褐色砂质黏土 11.红褐色砂质黏土 13D.亚砂土与砂质黏土(第3、4A、4C、6A、6B-1~5、7、10A、10D、12、13A、13B、13C、13E、13F层为局部堆积,不见于此壁剖面)

  图九 黄门岩1号洞地点墓葬M1(北→南)

  (二)火塘

  共发现7处,其中黄门岩1号洞地点发现3处,2号洞和4号洞地点各有2处。

  16YQHM1H3 位于黄门岩1号洞地点TN40W31和TN41W31内,东端延伸进探方东壁,叠压于第5A层下。平面呈椭圆形,斜弧壁,圜底。堆积中含大量炭屑,另有较多的蚌壳、螺壳和碎烧骨。H3底部中间平置四块角砾,两两一组,平面大致呈交叉状,其下有较多炭屑,推测这些角砾应是人为堆砌,与火塘使用有关(图一○)。

  18YQHM2H2 位于黄门岩2号洞地点TS3E27东南部,部分延伸进探方东壁和北壁,叠压于东1C-4层下(由于地层复杂,在东1C层中又分出若干小层),打破东1D层。已暴露部分平面呈不规则半圆形,堆积大致呈由东南向西北倾斜状,底部略平。堆积呈灰黑色,胶结较严重,含大量炭屑,出土遗物较多,包括石制品、动物碎骨和螺壳等。

  三、出土遗物

  共出土古人类化石、石制品、陶器、蚌器、骨角器、动物骨骼化石及植物遗存等各类遗物一万余件,绝大部分遗物出土于黄门岩2号洞地点(图一一)。以下选择部分典型标本分类介绍。

  (一)古人类化石

  黄门岩1号洞地点M1出土人骨化石除头骨、双侧肩胛骨、锁骨及左侧躯干部分缺失严重外,髋骨与右侧躯干部分保存相对完整,包括右侧肱骨、尺骨、桡骨、手骨、股骨、胫骨、腓骨、足骨及不完整椎骨和肋骨等,属于一个年轻女性个体。这是目前广东境内考古发现保存最为完整、距今1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

  黄门岩2号洞地点也出土零星人骨碎块,有顶骨、尺骨、肋骨、跖骨等。

  (二)石制品

  出土石制品类型丰富,包括打制石器、使用砾石、石核、石片、断块、碎屑及少量穿孔石器和局部磨刃石器,打制石器中以陡刃砾石石器最具特色。制作石器的原料主要采自周边的河滩砾石。

  1.打制石器

  包括尖状器、刮削器、砍砸器等。

  尖状器 16YQHM2︰1723,白色石英岩。平面近三角形。以较扁圆砾石为原料,以硬锤单面打制。一侧面为节理断裂面,仅稍作修理;另一侧面除少部分节理面外,可见若干片疤。两侧边相交成一尖刃,尖刃角约51度。长5.3、宽4.8、厚2.6厘米,重58.8克(图一二)。

  刮削器 17YQHM2︰982,白色石英岩。平面形状不规则。以石片为毛坯,于石片远端边缘从腹面向背面以硬锤单面修理。刃缘近直,长约2.1厘米,刃角倾斜。片疤分布连续且呈平行状。刃缘似经使用,石片边缘未经修理处亦似直接使用。长3、宽3.4、厚0.7厘米,重8.1克(图一三)。

  砍砸器 17YQHM2︰327,灰绿色闪长岩。平面近半椭圆形。以较扁圆砾石为原料,于一端以硬锤单面打制。刃缘近直,长约7.8厘米,刃角中等,加工面上片疤连续分布,为普通状中等至大型片疤。刃缘有使用磨损及微型崩疤,片疤面相对的砾石一端有崩损痕迹。长8.5、宽8.6、厚2.5厘米,重284.9克(图一四)。

  图一二 石尖状器(16YQHM2︰1723)

  图一三 石刮削器(17YQHM2︰982)

  左.背面 右.腹面

  单边陡刃砍砸器 16YQHM2︰1042,灰黑色闪长岩。平面近半圆形。以宽厚砾石为原料,于一侧边以硬锤单面打制。刃缘近直,刃角陡直,片疤连续分布且呈叠层状。刃缘见连续密集的使用崩疤,片疤面相对的砾石面一端见崩损痕迹。长9.8、宽5.4、厚4.3厘米,重345.3克(图一五)。18YQHM2︰5,灰绿色闪长岩。平面近半椭圆形。以较宽扁砾石为原料,于一侧边以硬锤单面打制。刃缘近直,刃角中等至陡直,片疤连续分布且呈叠层状。刃缘见连续密集的使用崩疤。把手端亦见一片疤,或为直接使用所致。长15.6、宽5.8、厚3.3厘米,重411.7克(图一六)。

  图一四 石砍砸器(17YQHM2︰327)

  图一五 单边陡刃石砍砸器(16YQHM2︰1042)

  三边陡刃砍砸器 16YQHM2︰298,黄褐色花岗闪长岩。平面近四方形。以较宽扁砾石为原料,于三侧边以硬锤单面打制。三侧边缘均近直,刃角陡直,片疤连续分布且呈叠层状。与砾石皮相对一端的加工面凹凸不平,片疤层层叠叠,刃缘磨损较重,仍见连续密集的微型崩疤等使用痕迹。长10.2、宽9.4、厚4.3厘米,重685.1克(图一七)。

  半圆弧边陡刃砍砸器 17YQHM4︰156,灰黑色闪长岩。平面近半圆形。以一面破裂的宽厚砾石为原料,除边缘较直的砾石皮一端外,其余大半圈边缘以硬锤单面打制。刃缘近半圆形,刃角陡直。加工面上片疤层层叠叠,周边刃缘均见磨损及连续密集的微型崩疤。长8.3、宽9.6、厚4厘米,重501克。

  图一六 单边陡刃石砍砸器(18YQHM2︰5)

  图一七 三边陡刃石砍砸器(16YQHM2︰298)

  图一○ 黄门岩1号洞地点火塘遗迹H3(西→东)

  图一一 黄门岩2号洞地点遗物出土状况

  1.石器 2.骨器 3.蚌器 4.陶器

  2. 使用砾石

  16YQHM2︰21,紫红色细砂岩。平面近细长椭圆形,形体扁平,砾石一端的一侧可见使用产生的破裂面。长11.3、宽3.4、厚1.5厘米,重66.6克(图一八)。18YQHM2︰1476,黄褐色花岗闪长岩。平面近椭圆形,形体宽扁,周身较为完整,局部有麻点状小凹窝。长19.4、宽13.1、厚3.5厘米,重1514.2克。

  3.石片

  以下标本皆为锤击石片,属Ⅱ型石片。台面形状不规则。18YQHM2︰273,灰黑色闪长岩。台面长约2.6、宽0.7厘米,台面角约85度,石片角约105度。可见明显的打击点、打击泡、锥疤等腹面特征,背面可见同方向的十个片疤。台面石皮边缘可见连续密集的微小石片疤,应为二次加工石器刃部的修理石片。长5.9、宽6.9、厚2.2厘米,重79.5克(图一九)。16YQHM2︰682,黄色石英砂岩。台面长约2、宽约0.5厘米,台面角约75度,石片角约111度。可见明显的打击点、打击泡、放射线、锥疤等腹面特征,背面可见同方向的七个片疤。台面石皮边缘可见连续密集微小石片疤,应为二次加工石器刃部的修理石片。长2.7、宽2.6、厚0.6厘米,重4.2克(图二○)。16YQHM1︰122,黄褐色砂岩。台面与侧背面砾石皮相连,台面角约63度,石片角约113度。可见较明显的打击点、打击泡、锥疤等腹面特征,背面除砾石皮外可见同方向的三个片疤,应为二次加工石器刃部产生的修理石片。长5.5、宽5.1、厚2.1厘米,重36.2克。

  图一八 使用砾石(16YQHM2︰21)

  图一九 锤击石片(18YQHM2︰273)

  4. 穿孔石器

  16YQHM2︰C316,浅黄色细砂岩。平面近椭圆形。以宽厚砾石为原料,于器身中部经两面对钻成孔。内孔最小直径1.2、最大直径2.8厘米。器身一面的一侧有磨蚀痕迹。长9.7、宽8.3、厚5.1厘米,重507克(图二一)。

  图二○ 锤击石片(16YQHM2︰682)

  图二一 穿孔石器(16YQHM2︰C316)

  5. 局部磨刃石器

  18YQHM2︰1496,灰黑色闪长岩。为磨刃石斧。平面形状不规则。以宽扁砾石为原料,一端为砾石断裂面,不甚平整,与两侧边斜交;两侧边缘均以硬锤双面打制修理,较为规整,略呈弧形。器身仅刃部两面经磨制,刃缘为正锋,刃部略残。长8.5、宽6.4、厚2.2厘米,重149克(图二二)。

  (三)早期陶器

  皆出土于黄门岩2号洞地点。至少在三个不同层位发现陶片,其中第5层出土陶片的加速器质谱仪(AMS)碳十四测年数据在距今1.7万年左右,为广东目前考古发现年代最早的陶器,而较晚地层中发现的陶器则在烧制技术与纹饰施制工艺上都体现出明显的进步,反映出早期陶器制作技术的发展过程。

  釜形器口沿 16YQHM2︰335,夹砂粗黑陶。圆唇,敞口,斜直腹。胎质酥软,火候低,夹石英粗砂粒。内外壁皆饰不规则粗绳纹。陶片长4.3、宽3、厚1.4厘米(图二三)。

  图二二 局部磨刃石器(18YQHM2︰1496)

  器腹片 16YQHM2︰2711,夹砂红褐陶。胎质稍硬,夹石英粗砂砾和细砂粒。外壁饰粗绳纹。陶片长7.2、宽4.2、厚1厘米(图二四)。16YQHM2︰2712,夹砂灰陶。胎质稍硬,夹石英粗砂砾和细砂粒。内壁呈灰黑色,外壁饰粗绳纹。长8.6、宽7.1、厚0.8厘米。

  (四)穿孔蚌器

  可分双孔蚌器和单孔蚌器。

  双孔蚌器 17YQHM4︰184,残,仅剩蚌体上部,壳体较重厚。双孔位于壳体近顶端较厚部位,孔洞系由腹、背两面对钻琢制而成,洞缘稍经修整,近壳体中部的孔径为1.04厘米,近壳体边缘的孔径为1.03厘米。壳体外壳面及边缘均残破。残长3.9、宽6、厚约0.6厘米,重23.9克。

  图二三 陶釜形器口沿(16YQHM2︰335)

  图二四 陶器腹片(16YQHM2︰2711)

  单孔蚌器 18YQHM2︰769,蚌体宽大,壳体较轻薄,孔洞位于壳体中部偏上,系由壳体腹、背两面对钻琢制而成,洞缘经修整后呈较规则圆弧形,孔径约1.6厘米。壳体外壳面及边缘均残破,故未知其修磨或使用痕迹。长9.3、宽5.4、厚约0.3厘米,重34.3克(图二五)。

  (五)骨角器

  种类有铲、锥、针和角料等,多以鹿骨和鹿角为原料。

  骨铲 17YQHM2︰9,系用肢骨片加工而成。在肢骨上截取一段,上端保留有劈裂面,不甚规整;劈取一半后顺着骨体内面两侧进行打制修整,成长条形;至下端则修制出一圆钝状弧形刃口,并加以磨制,形成薄刃。骨表面亦似经刮削、打磨。骨内面右侧可见至少两处连续打制片疤,似为修理出一弧形斜面以利把握。刃部有使用所致的崩缺。长8.7、宽2.2、刃面宽约1.7厘米,重13.8克(图二六)。

  图二五 穿孔蚌器 (18YQHM2︰769)

  骨锥 16YQHM2︰215,系用肢骨的一段加工而成。一端尖锐,一端粗阔,器身断面呈扁椭圆形。上端保留有不规整劈裂面,器身通体磨制精细,可见明显的纵向条痕,下端可见至少三道棱脊,由若干磨制小面组成锥尖。锥尖两侧分别可见大小两处崩损痕迹,或为使用所致。长5.5、宽0.7厘米,锥尖长1.5、宽约0.6厘米,重4.6克(图二七)。

  骨针 16YQHM2︰1393,系用肢骨片加工而成。上阔下窄,上端保留有劈裂面,沿骨片内面两侧进行打制修整,至下端修制成修长状,并加以精磨。长3.5、宽0.6、厚0.3厘米,重0.6克。

  角铲 在鹿角上截取一段,再劈取一半加工而成。16YQHM2︰1,上端保留有不规整劈裂面,再劈取一半后顺着骨体内面两侧进行打制修整,至下端则修制出一圆钝状弧形刃口,并加以磨制,形成薄刃。鹿角表面被胶结物所覆盖,下端角表面亦经刮削、打磨。长6.7、宽2.7、刃面宽约1.5厘米,重21.9克(图二八)。17YQHM2︰291,上端保留有倾斜状劈裂面,不甚规整,再劈取一半后顺着骨体内面两侧进行打制修整,成长条形,至下端则修制出一圆钝状弧形刃口,并加以磨制,形成薄刃。磨蚀痕迹较重,断口边缘已十分圆钝,表面被胶结物所覆盖,原亦经刮削、打磨。刃部似有使用所致的崩缺。长14.6、宽4.3、刃面宽约3.8厘米,重93.5克(图二九)。

  图二六 骨铲 (17YQHM2︰9)

  图二七 骨锥 (16YQHM2︰215)

  角料 16YQHM2︰1254,系水鹿或斑鹿角的第二分枝。表面磨蚀痕迹较重,断口边缘已十分圆钝。下部断口呈倾斜状,不甚规整,而上部分枝处断口平齐,系经切割所致,为制作角器的备料。长10.1、宽5.6、厚2.1厘米,重49.7克(图三○)。

  (六)动物骨骼 图二八 角铲 (16YQHM2︰1)

  图二九 角铲 (17YQHM2︰291)

  图三○ 角料 (16YQHM2︰1254)

  青塘遗址出土动物种属以鹿为大宗,包括水鹿、斑鹿及麂子等(图三一)。此外,还有少量食肉类、鸟类及啮齿类动物(图三二)。除陆生动物外,螺蚌、龟鳖(图三三)、鱼等水生动物数量亦较多。除少量保存情况相对较好的动物下颌骨、牙齿及角外,出土动物遗存多为骨骼残片,部分文化层出土动物骨骼破碎程度较高,发现大量长度在3厘米以下的骨骼碎片。

  四、结语

  目前的加速器质谱仪(AMS)碳十四测年数据显示,青塘遗址的年代从晚更新世晚期延续至全新世初期,绝对年代在距今约2.5~1万年。

  经初步研究,遗址的文化遗存从早至晚可分为四期,各期的文化面貌体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差异。第一期,文化遗物数量最少,类别有打制石器与骨角器,其中石器除华南地区传统的砍砸器等砾石石器外,还有以石英为原料加工的石片石器;第二期,遗物数量剧增,较多直接用砾石作工具,开始出现陡刃石器,骨角器制作工艺较为进步,发现通体磨光的骨器,出现穿孔蚌器;第三期,陡刃砾石石器加工技术逐渐成熟,与之共存的还有典型的石片石器加工工艺,本期最重要的变化是出现火候较低的早期陶器;第四期,定型化生产的陡刃砾石石器占据主导地位,出现零星的穿孔石器与局部磨光石器,陶器制作工艺相对进步,该期早段出现有意识的丧葬行为,此外比较突出的是本阶段地层堆积中富集螺壳。上述四期文化遗存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初期工具技术、人类适应行为及文化的发展进程,环境考古研究结果也显示气候环境变迁过程与史前文化演进过程较为吻合。

  图三一 鹿牙与鹿角

  图三二 小型食肉类与啮齿类动物骨骼

  图三三 龟鳖类动物骨骼

  青塘遗址全面反映出晚更新世华南-东南亚现代人行为复杂化的新阶段。以陡刃砾石石器为代表的定型化石器生产技术不断成熟,骨角器、穿孔蚌器、陶器、穿孔石器及局部磨光石器等新型工具门类不断涌现,有意识的丧葬行为则暗示了旧石器时代晚期原始宗教信仰的萌芽和社会复杂程度,还有遗址所展现的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初期原始人群的聚落形态,这些都表明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现代智人行为复杂化发展到一个较高的阶段。

  英德青塘遗址是继江西万年仙人洞[3]、湖南道县玉蟾岩[4]、广西柳州白莲洞[5]等同时期遗址之后华南地区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又一重要考古发现,具有以下学术意义。第一,连续的地层与文化序列为华南-东南亚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参考标尺,并揭示出环境变迁与文化演进过程的对应关系;第二,为研究华南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聚落形态、早期陶器的出现与发展、现代人行为复杂化、区域史前文化的关系等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新材料;第三,墓葬与人骨化石的发现对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原始宗教信仰、社会复杂程度、区域现代人体质演化与人群扩散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大价值;第四,为深入探讨旧大陆东部现代人出现与扩散、东亚与东南亚史前文化交流、狩猎采集社会向早期农业社会转变等前沿课题提供了新契机。

  注释:

  [1]广东省博物馆:《广东翁源县青塘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61年第11期。

  [2]蔡奕芝等:《英德青塘洞穴文化遗存的研究》,见《英德史前考古报告》,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

  [3]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仙人洞与吊桶环》,文物出版社,2014年。

  [4]袁家荣:《湖南旧石器时代文化与玉蟾岩遗址》,岳麓书社,2013年。

  [5]广西柳州白莲洞洞穴科学博物馆:《柳州白莲洞》,科学出版社,2009年。

  (图表略,详见原文)

作者简介

姓名:刘锁强 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