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楚河流域的古代城址
2021年01月25日 16:5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田有前 字号
2021年01月25日 16:5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田有前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吉尔吉斯斯坦的楚河流域,是中亚文明的摇篮之一,这里的高山河流孕育了光辉灿烂的游牧文明和农业文明。早在距今约30万~14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这一地区就有人类活动。人们成群生活,从事采集和狩猎。在这一时期,人们已学会做家具和缝衣服,同时,开始形成最古老、最原始的宗教信仰体系。在这儿发现的岩画上,刻画着人、牛、羊、蛇的图案,还有永恒的象征——太阳的图案。在青铜时代,楚河地区的古代人类则过着游牧生活,兼种谷物,并从事养畜业和狩猎业。公元前7~前3世纪,楚河流域地区居民属于塞人部落联盟,已进入铁器时代,在生产、生活中使用了铁制工具,很多古墓就是这一时期的遗迹。

  公元前4~前3世纪,楚河流域出现塞人的国家,而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4世纪,七河流域形成乌孙国,乌孙人过着农牧结合的生活。楚河地区的乌孙出土物主要为陶器碗罐之类。这里出土的汉代龙纹镜上有汉字铭文,生动地表明了乌孙和汉朝的十分久远的文化联系。有研究认为,乌孙部落联盟一直延续到公元6~8世纪的突厥时代。

  从公元5世纪起,碎叶开始进入中亚史舞台。根据阿克·贝希姆遗址出土的陶器推断,碎叶古城始建于公元5~6世纪。随着丝绸之路贸易的发展,碎叶古城逐渐扩建,成为大都会。

  大唐贞观元年(627年)八月,一位著名的僧人玄奘,开始了他前往天竺求法的漫漫旅程。他从长安出发,大约于628年初抵达碎叶城,但见城墙周长六七里,各国商胡杂居其间。而在碎叶城以西,又有数十座孤城,各立君长,互不统属,但都归突厥管辖。

  时至今日,这些历经千余年的古代城址,就像一位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仍在诉说着古代历史上那些惊心动魄的如风往事。其中,最著名的城址有三座,即碎叶城(阿克·贝希姆遗址)、巴拉沙衮城(布拉纳遗址)和新城(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

  碎叶城是7~10世纪楚河流域的重要中心城镇,在中亚政治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近年来,对碎叶城遗址的发掘显示,在西城的南部发现了南北向的中心大街,大街两旁分布有房屋、水井等遗迹;在东城发现了大片的瓦片堆积、卵石砌筑的道路,甚至还在瓦片上发现了刻写的汉字,推测有可能是大云寺遗址。

  巴拉沙衮城约建于10世纪左右,曾是西辽的国都。巴拉沙衮城拥有完善的城市供水系统,城中发现的陶制供水管道长达数千米。建于10~11世纪具有军事瞭望塔功能的布拉纳塔是该遗址唯一保存至今的建筑。砖砌塔身上雕刻有精美的花纹,塔内有螺旋形楼梯可以登顶。城址中心的高台经过发掘,推测可能是宫殿建筑遗址。

  新城是楚河流域最大的古代城址,在《婚姻契约》中第一次被提及。2018年以来,中吉两国科研机构联合对该城进行了全面调查和局部发掘认为,该遗址的宗教和民间建筑融合了多元文化特色,是见证丝绸之路发展轨迹的重要遗存。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其中也包括了楚河流域的这三座城址。

作者简介

姓名:田有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