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我是考古女孩,我爱考古工作
2020年12月24日 14:07 来源:《光明日报》(2020年12月20日 05版) 作者:曹凌子 字号
2020年12月24日 14:07
来源:《光明日报》(2020年12月20日 05版) 作者:曹凌子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曹凌子,1989年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夏商周考古研究室成员,目前主要从事郑州商城遗址的发掘、研究与保护工作。

  【青春之我】

  选择投身考古,只有一个原因——热爱。这份热爱最初来自郑振香老前辈的鼓舞。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女性军事统领——妇好,就是由女考古学家郑振香“唤醒”的,这是个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故事。凭着最初的好奇,我走进考古的大门。那时的我根本不懂考古到底是什么,可是开始系统学习后,我越了解越觉得奇,越品味越觉得妙,不知不觉,悠然其中,妙趣横生,我开始读懂了考古的意义,也坚定了从事考古工作的信念。

  后来我如愿走上考古工作岗位,在此并不过多讲述一线田野考古工作的艰辛与困难,相信对于任何行业来说,都有其艰辛之处。但只要我们的工作有收获,能带来一点点贡献,再多的苦都甘之如饴。我不敢说自己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为往圣继绝学”这样浪漫又高尚的情操。但也不得不说,考古工作者对于考古都有一种莫名的情怀。这种情怀使得我们守得住青灯冷案,耐得了孤独寂寞,咽得下苦辣酸辛,打得败困难挫折,始终坚守在考古一线。

  我是一名女性一线考古工作者。放眼全国的考古单位,从事一线发掘工作的女考古队员并不多。女生选择考古往往顶着更大压力,承受着更多艰辛。当然,我并没有要“劝退”考古女生。相反,我相信更年轻的一代人,更具独立思维与自由意志,不会轻易被“刻板印象”影响。

  女性的细腻和耐心,往往在考古研究的关键环节发挥重要作用。我们国家有很多优秀的考古前辈是女性,她们是科研跋涉路上绽放的铿锵玫瑰,也是文化建设路上盛开的艳丽牡丹。今年高考季,湖南女孩钟芳蓉高分报考北大考古专业,引起热议。对于网络上的各种议论,她的回应是:“我个人特别喜欢,我觉得喜欢就够了呀!”这份真挚纯粹正是考古所需要的好品质。

  除了考古发掘、研究,我们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就是公众考古科普。公众看考古往往带着好奇的眼神与“神秘”的滤镜。接触考古以来,我也听到过很多质疑的声音:“你挖的东西能偷偷带走吗?”“地铁和楼盘延迟交付了,都是那帮考古‘砖家’害的”……面对这些不公正的非议,我们一直在耐心解释、积极传播考古的意义。考古的真谛要在新时期进入大众的认知,我们的目标谁也无法撼动,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努力逐渐收获成效,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真看我们的科普。对于真正的考古爱好者与求知者,我们会倾尽所能答疑解惑,分享我们的工作成果,让大家感受考古的魅力,体会古代灿烂文化的震撼。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这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是极大的鼓舞,让我们看到了考古事业发展的新机遇,也让我们感受到了探索古代灿烂文化的新动力。我国古代历史还有许多未知领域,考古工作任重道远。希望我们考古青年能把思辨的智慧、奋斗的力量汇聚起来,继续探索未知、揭示本源,做好发掘、整理、阐释工作,用好考古和历史研究成果,引导公众更好地认识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向世界展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

  (本报记者龚亮、丁艳采访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曹凌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