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前郭塔虎城的考古工作
2018年02月12日 08:54 来源:“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吉林省考古所 等 字号
关键词:塔虎城;骨器;出土;城址;考古发掘;瓷器;陶器;代肇州;定窑;遗物

内容摘要:此次发掘是沿着城址南北中轴道路的两侧展开的,这个区域应该是当时城市的核心活动区,故其文化堆积应能贯穿塔虎城的整个发展历程,代表塔虎城历史的主要内涵,足以阐释该城的时代。白城市洮北区城四家子城址近年来的考古发掘表明其是辽长春州金新泰州,这也为确定塔虎城是金代肇州提供了坚实的旁证。1975年大规模平整土地已经将塔虎城城内的高台建筑基址破坏殆尽, 2000年的钻探工作着力于城内道路,因此目前还无法勾勒塔虎城的布局并推测其功能分区。塔虎城出土瓷器数量众多,包含白瓷(包括定窑白瓷及化妆白瓷)、白釉黑(褐)彩、红绿彩、黑釉、酱釉、茶叶末釉、青瓷、钧釉、青白瓷、翠蓝釉等十余个品种,基本上涵盖了金元时期南北方主要窑场的产品。

关键词:塔虎城;骨器;出土;城址;考古发掘;瓷器;陶器;代肇州;定窑;遗物

作者简介:

  塔虎城位于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前郭县”。“郭尔罗斯”是蒙古语,意为“江河”。前郭尔罗斯位于松花江南岸,故前郭尔罗斯即“江南”之意)八郎镇,东南距前郭县政府所在地前郭尔罗斯镇约50千米,西北约10千米为大安市(隶属白城市)政府所在地(原大赉镇),东北约2.5千米为隔嫩江相望的黑龙江省肇源县。2000年6月20日~10月17日,为配合长(春)白(城)一级公路(即今302国道)拓宽工程,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塔虎城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此次考古发掘提供了关于塔虎城的年代、属性、布局、手工业生产、商业交流以及居民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的丰富历史信息。

  此次塔虎城的发掘揭示的文化堆积颇为深厚,遗迹之间的叠压、打破关系较为复杂。这说明城址经历了一个较长的兴废过程。根据对瓷器等时代特征显著的遗物的比较分析,可将塔虎城2000年发掘的遗存分为金、元两个时期。此次发掘是沿着城址南北中轴道路的两侧展开的,这个区域应该是当时城市的核心活动区,故其文化堆积应能贯穿塔虎城的整个发展历程,代表塔虎城历史的主要内涵,足以阐释该城的时代。发掘证实,塔虎城的城市建制始于金代,金代中晚期为其繁盛时期,元代沿用,明代废弃。

  塔虎城(2013年)

  历史地理学界长期以来对塔虎城的属性聚讼纷纭。最早著录该城的嘉庆《大清一统志》言其“建制无考”;曹廷杰《东三省舆地图说》(成书于1887年)首倡塔虎城为辽长春州、金(新)泰州,此说后来屡经阐发,为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采用,可谓目前历史地理学界的主流意见。也有学者认为塔虎城为金代肇州,辽之出河店,但应者寥寥。两说对立的根由,主要在于对文献史料的不同理解。此外,各自立论的考古材料仅限地面调查,并不足征。2000年的发掘明确了塔虎城始建于金,沿用至元,辽代遗物仅有寥寥数件。因此,塔虎城为辽代长春州的提法,难以解释与考古资料上存在的矛盾,显然是不能让人信服的。从文献史料及考古材料的分析,可以确定塔虎城为金代肇州(辽代出河店)。白城市洮北区城四家子城址近年来的考古发掘表明其是辽长春州金新泰州,这也为确定塔虎城是金代肇州提供了坚实的旁证。

  1975年大规模平整土地已经将塔虎城城内的高台建筑基址破坏殆尽,2000年的钻探工作着力于城内道路,因此目前还无法勾勒塔虎城的布局并推测其功能分区。此次发掘揭示,城址南北中轴大道(叠压于长白公路之下)的两侧,较为密集地分布着以土坯垒砌、黄土夯筑以及少量青砖墙体的地面式房屋。这种布局,在内蒙古察右前旗集宁路故城、包头燕家梁遗址均可以看到。这些房屋不排除为临街而设的店铺。房内的火炕多为三条烟道的曲尺形,在东北地区辽金遗址中极为习见。

  曲尺形烟道

  由于地处平地,无山河之险可以凭借,因此塔虎城的防御设施极其完备。城墙外挖护城壕两道,其中城墙转角处多至三道;城内四角建有角楼;城墙外设置高大的马面;城门外均设瓮城。文献记载金承安三年(1198年)升肇州为节镇,军名武兴。泰和八年(1208年)置安抚司,卫绍王时期(1209~1213年)又成为防御州,贞祐二年(1214年)复升为武兴军节度,东北路招讨司亦由(新)泰州迁至肇州,这些都表明了金代晚期肇州军事重镇的性质。2000年的发掘尽管有限,但也出土了不少铁甲片、铁蒺藜、铁镞等与武备有关的遗物。

  此次发掘清理出炼铁炉2座,多个探方内地层中发现了铁渣遗存,表明塔虎城和黑龙江克东县金蒲峪路故城、吉林怀德秦家屯古城等辽金城址一样,都存在熔铁铸器的作坊。城址采集到重达4.28千克的残铜锭一块,类似的金代铜锭,在黑龙江省绥滨奥里米古城、巴林左旗碧流台乡双井村都发现过。塔虎城的铜锭应是输入的成品,在城内作坊进行切割,在坩埚内熔融,用来浇铸铜器。沾有铜渣的小型陶坩埚在城内出土多件。城内发现陶窑2座,规模不大,大概是烧造日用陶器而非建筑构件的。T413的第3层和第4层出土了大量马、牛、猪、羊等的骨骼。其中牛、马的肢骨两端均已经锯断。H125、H130也出土用来加工骨器的骨料。从这些迹象结合塔虎城出土数量丰富的骨器来看,当时城内应有一定数量的骨器加工作坊。铜、铁器铸造(或修补),烧制陶器,加工骨器等,部分地勾勒出塔虎城手工业的门类及生产的状况。

  塔虎城陶器中碗、盘少见,陶盏、碟的数量也要比瓷盏、瓷碟少得多,且类型贫乏、质地粗糙、制作简率,这说明当时人们的日常餐具,还是崇尚外表美观、易于清洁的碗、盘类瓷器。而主要作为贮藏器的盆、罐、瓮,陶质者数量远在瓷质者之上,轮制成型,火候很高,器表多经过砑光,类型也较为丰富。

  塔虎城出土瓷器数量众多,包含白瓷(包括定窑白瓷及化妆白瓷)、白釉黑(褐)彩、红绿彩、黑釉、酱釉、茶叶末釉、青瓷、钧釉、青白瓷、翠蓝釉等十余个品种,基本上涵盖了金元时期南北方主要窑场的产品,如辽宁辽阳冮官屯窑、内蒙古赤峰缸瓦窑、河北曲阳定窑、磁县磁州窑、陕西铜川耀州窑、河南临汝窑、河南禹州钧窑、江西景德镇窑、浙江龙泉窑等。朝鲜半岛的高丽镶嵌青瓷,在塔虎城也有发现。数量最多的是冮官屯窑的化妆白瓷产品,其次是定窑白瓷。这些瓷器反映出金元时期塔虎城与内地的商业往来,也反映出各个窑场产品行销流通的态势。

  不同材质的围棋子

  此次发掘在21个探方堆积中出土围棋子,有陶质、瓷质、石质和琉璃(料器)4类。象棋子也有一些发现。北宋宣和时期出现的赌具——骨牌,用于双陆、打马等游艺活动的骰子,在塔虎城2000年的发掘中均有出土。透过这些遗物可以看出,当时生活在塔虎城内的人们对于这些游艺活动是不陌生的。(本文由孙莉、闫广宇摘编自 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编著,彭善国 主编《前郭塔虎城——2000年考古发掘报告》之“绪言”、“结语”。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作者简介

姓名:吉林省考古所 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