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洛阳铲“挖”出丝绸之路传奇古城
2017年05月04日 13:48 来源:新华社 作者:屈婷 韩乔 字号

内容摘要:联合考古项目的中方负责人、社科院外国考古研究中心主任王巍说:“目前,中国考古学者全方位、多学科地投入到丝绸之路考古中,涉及国家之多,地理空间之远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形成了一个热潮。2012年,第一个来到明铁佩遗址的考古队员刘涛看到:明铁佩遗址掩映在葱郁的果园之间,东、北、西边遍布着高低不等的残墙,城内仅有2个高大的土台,遗址的宏伟与寂寥相参。朱岩石和王存金(右)等在明铁佩古城勘探现场由于古代道路、建筑基址、沟渠以及部分城墙在今天地面上毫无痕迹,考古探孔首先要像织一张“网”那样布局。中乌联合考古队在明铁佩遗址的考古,不仅是中国考古学家首次在丝绸之路沿线开展的规模最大的考古工作,也是“一带一路”倡议下丝绸之路考古勃兴的缩影。

关键词:考古;明铁佩;遗址;王存金;城墙;岩石;勘探;中国;技师;古城

作者简介:

  2016年6月19日,中乌联合发掘明铁佩遗址的纪念碑揭牌。

  导读

  仅用肉眼观察地下土层的颜色和质地,中国考古勘探技师就能精确地区分它们代表的是哪一种遗存——城墙、道路还是墓土等。洛阳铲几乎勘探过所有的中国考古现场,发掘出无数曾活在历史书上的壮丽城市。如今,它在明铁佩遗址大展身手:“挖”出了传说近半个世纪的“外郭城墙”。

  在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州马哈马特县,61岁的河北邯郸农民王存金是一个明星。当地人说,他会从土中“变魔法”。因为,他用一种长柄的半圆形铁管往地里一插,再看看带出的泥土,就可能探寻到地下埋藏的城市。

  作为明铁佩遗址中乌联合考古队的中方技师,这是王存金第一次出国展现绝活:洛阳铲考古勘探。这是中国田野考古最独特的一种技术。王存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评定的四位“特级技师”之一。

  洛阳铲是民间发明的钻探工具,过去用来盗墓,用于考古钻探的洛阳铲直径仅为4至6厘米,有着长长手柄和U形铲头,可以深入到很深的地下。

  一位乌兹别克斯坦的大学生志愿者勘探出土样,请王存金(右)鉴定。

  这一重大考古发现揭开了这个丝绸之路上传奇古城的身世之谜。它究竟是不是以汗血宝马闻名的大宛国首都?这个2000多年前的大型城市和汉晋时代的中国有何联系?

  联合考古项目的中方负责人、社科院外国考古研究中心主任王巍说:“目前,中国考古学者全方位、多学科地投入到丝绸之路考古中,涉及国家之多,地理空间之远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形成了一个热潮。”

  1 寻城

  明铁佩遗址位于乌兹别克斯坦东部费尔干纳盆地的东南边缘,距离中国新疆喀什仅有300公里。它是乌兹别克斯坦在空间上距离中国最近的一个古城遗址,也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

  “明铁佩”,乌兹别克语意为“千墩”。此“千墩”之城非无名之辈。围绕着它的争论和中国紧密相关。上世纪50年代,俄罗斯著名考古学者伯恩斯坦曾推论这里还有外城,但几十年过去了,各地考古学者都搜寻无果。

  在2016年的考古勘探、发掘中,中乌联合考古队取得突破性进展:东、西、南、北四面外城墙都被找到了!这使原本500×800米内城遗址扩大到约2100×1300米,从而一跃成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内面积最大的古代城址。

  明铁佩遗址卫星图,图片中红线的位置为首次发掘出的外郭城(墙)。

  中乌联合考古队中方队长、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汉唐研究室主任朱岩石说,中国特有的“洛阳铲”铲探技术和精确测量技术、计算机成图与数据分析软件的有机结合,成为这座古城“重现”的关键。

  2012年,第一个来到明铁佩遗址的考古队员刘涛看到:明铁佩遗址掩映在葱郁的果园之间,东、北、西边遍布着高低不等的残墙,城内仅有2个高大的土台,遗址的宏伟与寂寥相参。

  当触摸到这座丝路古城时,考古队员们心绪难平。一个大胆而缜密的想法在朱岩石心头逐渐形成:有可能的话,用中国田野考古的勘探方法,把地表残存城墙、台基以外的古代道路、建筑基址、城门,甚至外城墙找到,这才是对丝绸之路考古最扎实的贡献。”

  对于地面没有任何迹象的地下遗迹,西方考古学者“颇觉困惑”,原因是很难探寻并精准定位。但这一点,恰好是中国田野考古的强项。朱岩石一下想到了王存金。

  从入行起就搭档的两个人,几乎是形影不离,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但在明铁佩遗址发掘的头三年,朱岩石却没喊老搭档。

  因为,朱岩石打算“万丈高楼平地起”,要先做一个科学的长期勘探方案来。他说:“留在乌兹别克的考古成果不只是5年、10年,而是100年之后仍然经得起检验的。我们做大尺度、高水平的考古勘探发掘,才能真正体现出中国考古学的理念和方法。”

  朱岩石和考古队员先用一、二年的时间熟悉明铁佩遗址,耐心倾听乌方考古学家的研究心得,逐渐对当地的古代图层有了深入的认识。

  朱岩石(左)与乌方学者在明铁佩遗址讨论工作方案。

  2014年,朱岩石等考古队员与考古所科技中心的专家尝试了遥感考古“绝活”——无人机航拍、大比例平面实测图绘制。这是一项国际考古界的前沿技术,与高清卫星图相比,就像“私人订制”,能更及时、精确地勾勒出明铁佩遗址的地形、地貌变化,还能形成电子数据化的全息图像。

  由于联合考古发掘时间每年只有2个多月,朱岩石和队员们争分夺秒,带着众多仪器,几乎用脚丈量了明铁佩的每一处地方。2014年11月底,一张高精度的明铁佩遗址矢量图绘成了。

  2015年,朱岩石电话王存金:“你来吧!” 和以前一样,王存金二话没说,从邯郸去了北京。但他没想到,这次是出国发掘。

  二十多个洛阳铲同机到了明铁佩。王存金一脚横立,一脚撑在身后,稳如磐石,立如标枪,双手上下交握着一人多高的铁杆,手腕轻轻一抖,只听“嗤”的一声,半圆形的精铁铲头垂直没入黑褐色的泥土中。王存金微妙地调整着力道和角度,不慌不忙向上一提,铲头套住的圆柱状土样一铲一铲地完整地带了出来。

  明铁佩遗址地质为沙土,初学挖掘的当地民工以为轻巧,结果不是探洞塌方,就是被探杆撞得头破血流。

  “把土样拿出来是技术,识别土样更是一门绝活。”王存金说,不同遗存的土质不同,需要铲探技师对“细微变化之处特别敏感,眼睛要特别毒”。

  比如,道路的土坚硬又相对松散,由于踩踏,会像“酥皮”一样分成薄薄的层次;而城墙的也很坚硬,但一般经过冲压处理,加上用土量大,往往从四周取材,所以大多是“紧实的花色土。”

  朱岩石和王存金(右)等在明铁佩古城勘探现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