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陇县祈雨碑
2017年02月17日 10:53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记者 巨侃 字号

内容摘要:陇县祈雨碑说的是清代地方官求雨的事儿,古人祈雨除过祈愿神灵庇护之外,包含自我反省、审视过错的意味。陇县药王洞庙院门口矗立的一通“灵湫广济”石碑,为我们揭开了一段清朝陇州地方官张利溥为民祈雨的往事。碑阴文字断续地记载:1821年春季,陇州一带数旬不雨,禾苗枯萎,土地干裂不能翻犁,眼看粮价一天天地向上翻涨,陇州州官张利溥心急如焚,遣人连夜驰赴吴山求取灵湫,自己则沐浴更衣,亲自到郊外恭候迎接圣水,圣水一到马上供奉于城隍庙里。他说,古代君王常视天灾为上天对自己的劝诫,这时候他们会深刻反省自己的执政过失,下“罪己诏”谴责自己,或大赦天下,或革除旧弊推出新政,这些举措对民生或多或少都有好处。

关键词:求雨;陇县;地方官;祈雨文化;反省;祈雨碑;张利溥;庇护;圣水;古人

作者简介:

  陇县祈雨碑说的是清代地方官求雨的事儿,古人祈雨除过祈愿神灵庇护之外,包含自我反省、审视过错的意味。

 

  陇县药王洞庙院门口矗立的一通“灵湫广济”石碑,为我们揭开了一段清朝陇州地方官张利溥为民祈雨的往事。

  碑阴文字断续地记载:1821年春季,陇州一带数旬不雨,禾苗枯萎,土地干裂不能翻犁,眼看粮价一天天地向上翻涨,陇州州官张利溥心急如焚,遣人连夜驰赴吴山求取灵湫,自己则沐浴更衣,亲自到郊外恭候迎接圣水,圣水一到马上供奉于城隍庙里,事先已有果品鲜花菜肴等陈设香案之上,为表虔诚,张州官“逐日更换并选僧道跪奉”,并在每天的早中晚三时,率领衙署前来祈祷求雨,然而雨还是没有下;尽管如此,张州官祈雨之心未见稍减……

  碑文记到这里,后面的文字已经风化模糊,不知下文如何了!但记者推测,从春旱到秋祈再到冬季立“灵湫广济”碑颂扬,张州官梦寐以求的这场喜雨,最终还是“求”来了。不过,到底是张州官精诚所至,感动了吴山灵湫显灵招来了降雨,还是碰巧等来了老天爷下雨,现已无从考证了。

  这通祈雨碑和宝鸡其他地方发现的祈雨碑说明,祈雨文化作为重要的祭奠事项和国家之礼,在西府大地源远流长。

  祈雨活动早在殷商年代就已风行,在西周时被确定为国家的一项政治活动,祈雨的礼仪也日臻完备,国家设有专司祈雨的官职。据《周礼》记载,周朝设春官大宗伯职位,其任务是祭祀天神、地和人鬼,并明确规定:“司巫掌握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 “舞雩”即“雩祭”,是古人为求雨而举行的常规祭典,在每年仲夏五月举行,由天子主祭。此外每逢天旱,还要举行临时性的雩礼。临时性的雩礼只跳舞不奏乐,以示心情沉重、祈祷殷切,甚至以人作为牺牲祭神。东周以后,残酷的人牲祈雨方式才逐渐绝迹。“我们不能用今人的眼光来批判中国古代的祈雨文化,认为它是一场耗费民力、为官吏竖碑树德的迷信活动。”宝鸡地方文化研究者石非认为,“应该看到除了祈神庇护的意愿外,祈雨文化的一个重要内涵就是为政反省。”

  他说,古代君王常视天灾为上天对自己的劝诫,这时候他们会深刻反省自己的执政过失,下“罪己诏”谴责自己,或大赦天下,或革除旧弊推出新政,这些举措对民生或多或少都有好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